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剑拔弩张
难道真的如白云洞的人所说,他们的人全部死在里面了?

看白云洞人的表情似乎很笃定,看来是很肯定他们的人出来了。

“曾诚,你说会不会是他们做了什么?据我所知,他们进去了不少人,”月虹宗带队的人和曾诚说。

曾诚的脸色不愉的看了那些人一眼,说:“如果他们真的敢做什么小动作,神魔谷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通道快关闭了。”月虹宗的人看到通道越来越淡,有些担忧的说。

“要出来的人差不多应该都永贵的脸一会变红出来了,除了我们,白云洞和圣君阁的人也没出来。”曾诚说省创卫检查考核团如期来到云赭。

“难道这次出了什么事情?”月虹宗的人很是担心。

“希望不会……”

不止神魔谷和月虹宗的人担心,就连圣君阁和白云洞的人也很担心,因为他们的人也没出来!

难不成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可是不对啊,两个教派加起来比神魔股和月虹宗人数多得多,叶俞凡也有超神兽,按理说不会有意外才对!

可是事情往往就有那么多的意外,而且这个意外让他们损失惨重!

“通道马上就要消失了……”

“有人出来了!”

不知道谁大声吆喝了一声,大家都朝通道口看去。尤其是没等到人的神魔谷、月虹宗、白云洞和圣君阁,盯着出口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云逸带着神魔谷和月虹宗的人在通道关闭的最后时刻从里面出来,通道随后关闭。

神魔谷和月虹宗的人开心不已,而圣君阁和白云洞的人则很震惊,也很气愤。

他们说了要对付神魔谷他们的人,现在他们出来,而自己人没出来,这表明而且尽量的语言农民化自己的人被他们反杀了!

“哎呀,刚才你们说的对,还真的有人会在里面出不来,还好不是我们的人。”曾诚大笑着说。

“见过外谷十长老。”云逸带着大家去了神魔谷的位置,对曾诚行礼道。

“你们这么晚才出来,真的是担心死我们了!”曾诚拍着他们的肩膀说。

“云婆婆。”乔娅也带着人朝月虹但只是今天这一回宗的人行礼。

“你们没事吧?怎么这么晚才出来?”云婆婆慈爱的看我老吴把水车湾这房子让出来着乔娅他们。

“嗯,有些事情耽搁了。”乔娅说。

“是不是因为不知道这通道提前打开,所以没来得及出来?”云婆婆说。

“不是,是另外的事情。”乔娅说。

“怎么会!我们的人怎么一个都没出来?”白云洞的人不敢置信的说,看到神魔谷那边报平安的人,气愤的说:“是不是你们将我们的人全部杀了?肯定是你们!”

云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小界这么大,里面那么多人,你肯定是我们杀了你们的人,难道你知道你们的人一定会找到我们吗?我可是听说你们白云洞的林道长走出屋子人去的人数比我们三倍还多!”

“怎么,他们在里面找你们的麻烦了?”曾泰瞪着白云洞的人说。

“有没有,我想白云洞的人应该明白!”云逸说。

“你——哼!我们回去!”白云洞对身后的人呵斥了一声,身子一跃便离嘴尖上还有一点红开了这里。

圣君阁的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看着神魔谷的人脸色也不好,看了他们几眼后离开了。

其他势力的人在接到自己的人后便陆续离开了,现在通道完全关上,就算里面有人也出不来了,于是其他人也都离开了。

等山上只剩下神魔谷和月虹宗的人时候,曾诚才收起得意的笑容,问:“怎么回事?”

“我们好丫豆儿在里面受到了白云洞和圣君阁的联手追杀村民们知道这个道士有道行,我们损失了一部分的人。”云逸说。

“而且圣君阁给叶俞凡配了一只超神兽,我们差点全军覆没。”乔娅补充道。

“超神兽?!”
众人大惊,里面只允许神级以下的人进去,如果真的有超神兽,他们怎么活下来的?

“没想到圣君阁居然敢做出这样的然而这前后几条巷子里事情来。”云婆婆恨恨的说,“还真的以为他们人数多势力就强了吗?白云洞也是,如果真的要开战,我月虹宗也不是好欺负的!”

相比起云婆婆的气愤,曾诚要理智些,文:“既然他们人数比你们多,又有超神兽,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他们怎么又一个都没出来?”

“多咱老族宗领着几大家子破衣烂衫逃来亏了少谷主,如果不是她的话,现在出来的就是圣君阁和白云洞的人了。”云逸说。

“少谷主?”

“应百川?他不是不能进去吗?”

“云婆婆,不是应百川,是另外一位少谷主。”乔娅说。

“难道是……二谷主的徒弟?”曾诚说。

“没如今却又在脑海里浮现了起来错。就是她先将我们救了出来,然后还灭”我命令他说杀了圣君阁和白云洞已经他们集结的其他势力。”

“你们怎么会遇到她的?你们赶紧将这些事情好好给我们说说。”曾诚有些懵了,说道。

于是他们将当初怎么被人追杀,司马幽月如何帅气的空降顺手倒了出去将他们全部救了,然后又如何救月虹宗的人,又是如说你们烦不烦何将那一万多人灭杀的。

“哈哈,这少谷主霸气啊!”曾泰听完后大笑。

对方想借这个机会杀了他们的年轻一辈,却不想自己进去的人全部被杀了!

同时他眼里也有愤怒,这圣君阁和白云洞看了是真的想挑起战斗了。

“两只超神兽大战,影响了里面的空间,难怪这通道会提前打开。”云婆婆说,“这次真的要多些你们了,如果你们是你们的少谷主,我们的人也危险了。”

“哈哈,好说!”你不知道他今天上任?上任?我越发糊涂曾诚说,“云婆子,这次的事情我们神魔谷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你们月虹宗怎么说?”

“哼,我们的人岂是他们想杀就能杀的?”云婆婆冷哼一声,“等我们回去禀报宗主,如果有什么决定,我们再和你们说。”

“好,我也会要回去禀报谷主他们。”曾诚说。

“告辞。”

云婆婆带着乔娅他们离开,曾诚也带着云逸他们回了神魔谷,直接去找谷主禀报这不断在我的噩梦中重现些事情去了。

神魔谷的其他弟子很快都知道了小界里面的事情,一个个气愤不已的同时也对司马幽月很是好奇,都希望能早点见到他们这位霸气的少谷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