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感慨
四正六隅、十面埋伏的作战方案,以及秋收结束之后就开始大规模剿灭流寇的时间安排,全部都放在了桌上,徐望华等人是一脸的佩服,郑勋睿的脸上没没什么事情有什么表情。

看过这个作战部署之后,徐望华等人是深感佩服,若是各地能够按照这个作战方案实施,团结一心,应该说流寇的末日的确是到来了,不管李自成和张献忠如何的强悍,他们还是敌不过朝廷,更何况杨嗣昌已经下定决心,朝廷的重心就是彻底剿灭流寇,其余的事情都暂时放到一边,包括辽东和南直隶的事宜。

京城方面来的情报,杨嗣昌在给皇上的建议之中,提出了安内方可攘外的思路,意思就是说内部的问题才是心腹大患,后金鞑子目前并非是朝廷需要对付的重点,一旦朝廷剿灭了流寇,稳定了内部,就能够上下一心抵御后金鞑子了,当然杨嗣昌在建议之中没有点名说到南直隶的问题,也就是郑勋睿的问题,可相信皇上是有这等看法的。

杨嗣昌的这个建议得到了皇上的首肯,于是四正六隅、十面埋伏的作战方案得以通过,至于说朝廷究竟会拿出来多少的银子,目前尚未有具体准确的消息,但可以肯定不少。

动用如此的力量一瘸一拐地剿灭流寇,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皇上内心已经有了准确的想法,那就是首先稳定内部,这就包括剿灭流寇和对付郑家军。

皇上大约也是想清楚了,驻扎在陕西、复州、哪知道这厮的脑瓜跟自己差不多淮北和南京的郑家军,短时间之内是不可能造反的,相反能够稳定地方上的局面,所以朝廷可以腾出手来,首先彻底的剿灭流寇。接下来对付郑家军。

徐望华、郑锦宏和李岩得出了这样的分析我说你们越是不来,一方面他们佩服杨嗣昌提出来这等宏大的作战部署,另外一方面也担忧郑勋睿与皇上之间的决裂时间迫近了。这也预示着,郑勋睿必须要加快步伐。做好一切的准备。

南直隶各地变化很大,府州县衙门都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不管大小事宜,必在保险公司须禀报南京的六部,若是直接上奏朝廷,恐怕要遭受到责难,且处理任何的大事情,必须遵照南京六部的敕书来做。否则就很有可能被免去官职,这在以前是不存在的情况。

南京吏部已经开始加紧对南直隶府州县官吏实施考核,包括淮北的四府三州。

另外的一件大事情,就是南京六部尚书的调整。

罗昌洛出任南京户部尚书,毕懋康出任南京礼部尚书,因毕懋康身在淮安火器局,故礼部所有事宜,皆由右侍郎赵单羽主持,马祝葵出任南京吏部尚书,李岩出任兵部右侍郎。兼任南京都察院左佥都御史,梁兴力出任户部右侍郎,兼任南京都察院左佥都御史。

郑勋睿提出来这个调整建议的时候。徐望华等人是不看好的,认为皇上和朝廷肯定是不会同意的,想不到圣旨很快就下来了,完全按照郑勋睿的提议进行了调整。

徐望华等人还感觉到奇怪,不过看见四正六隅、十面埋伏的作战部署之后,就完全明白了,原来皇上的注意力转移到剿灭流寇的事宜方面去了,南直隶此时必须要稳定,漕运更是要稳定。否则十面埋伏的作战部署,就不可能实现。

“徐先生。锦宏,李岩。杨嗣昌提出来的这个四正六隅、十面埋伏的作战部署,很是宏大,若真的能够实施,李自成和张献忠就只有覆灭的命运了,不过我看这个作战部署,不可能真正的实现,不要说五省总督孙传庭是总指挥,就算是杨嗣昌亲自担任总指挥,都不可能彻底剿灭流寇,而且皇上和朝廷耗费如此大的气力剿灭流寇,一旦不能够成功那么如果我们在从小刀会去往督军府的路上发现了这辆车,则元气大伤,国力损耗巨大,后患无穷。”

徐望华思考了一下郑勋睿说出来的话语,很快开口。

“大人,若是出现这样的局面,岂不是正好。”

郑勋睿微微点头,紧接着开口。

“出现这样的局面,对于郑家军来说的确是有利的,但一个乱成一锅粥的北方,不知道要消耗多大的气力去整治,此外还有后金鞑子,皇太极二十四旗并举的策略,大大增强了后金的实力,假以时日,郑家军将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才能够彻底剿灭后金鞑子。”

“大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啊。”

郑勋睿看了看徐望华,脸上露出了笑容。

“感谢徐先生的提醒,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段时间我总是想着北方大乱的情形,其实有些事情既然无法避免,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徐望华的脸有些红,这倒是很少见的。

“大人和属下所处位置不一样,大人高瞻远瞩,想到的是大明之天下,属下没有想到想到那么多。”

郑勋睿挥挥手。

“徐先生就不要谦虚了,说的正确之意见,我是接受的。”

郑勋睿的目光很快转移到了桌上的文书和地图。
“刘雅娟认识;两个人明显认识刚刚我说过,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很是宏大,亦很全面,按照这个方印度起来式作战,流寇必定会被剿灭,可我也说过了,杨嗣昌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不可能取得成功,你们或许有些不服气,认为我说的过于的武断了,接下来我给你们说几个不能够成功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统一指挥权的事宜,四正六隅作战方案,牵涉到陕西、山西、河南、山东、湖广、四川、江西以及南直隶等地,如此庞大的作战部署,没有强有力的统一指挥,如何的协调作战,仅仅凭着五省总督孙传庭,根本不可能指挥。”

“杨嗣昌亲自指挥作战,以内阁大臣、兵部尚书的身份,皇上赐予尚方宝剑,才有可能真正调动这些地方的军队,让各地巡抚真正服从命令,而且杨嗣昌还要不怕得罪人,敢于坚决惩处不服从指挥的官吏,甚至包括巡抚和总兵。”

“但这样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其中的原因,你们应该清楚,大明已经有了一个郑家军和郑勋睿,再出现一个杨嗣昌,怕是皇上会急的发疯。”

“缺乏强有力的指挥狗爷一直很佩服狼爷,越是庞大的作战部署,存在的问题越多,失败的可能性越大。”
“第二个原因,各方的掣肘问题。”

“此次作战的总指挥是五省总督孙传庭,有意思的是,孙传庭没有绝对的指挥权,他的身后还有兵部,重大的作战部署由兵部来协调,我就有些不明白了,兵部协调什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作战到了关键的时刻,需要指挥官果断做出决定,若是还请示一番,耽误时间不说,机会也浪费了,兵部的整个庙宇没有间壁诸位大人又没有在作战的现场,他们怎么知道具体的情况。”

“你们还要注意到,孙传庭的手中没有尚方宝剑,这就导致他的权威大打折扣,各地孙太太将来把东西交给他吧的巡抚和总兵,不知道经历多少的事宜,岂能看不出其中的问题,孙传庭没有绝对的权威,怎么指挥如此庞大的作战,各地巡抚只要背后找一个小的麻烦,或者临阵推脱,孙传庭就无可奈何,等到他禀报朝廷,一番调查下来,怕也是不了了之,且孙传庭还得罪了诸多的巡抚总兵,再也他只好把主任请了出来不可能从容指挥作战。”

“至于各地的巡抚和总兵,那就不用多说了,他们首先考虑到的是自身。”

“第三个原因,北方大规模灾荒的影响。”

“这是我认为最为重要的原因,北方灾荒形成的损失是惨重的,老百姓挣扎在死亡线上,北方饿死的人无数,更多的农户无奈之下聚啸山林,朝廷首先需要平定北方灾荒之局面,接下来才能够考虑到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

“朝廷军队的战斗力不用你带队支援一下时慧宝多说,他们的军纪就那样,朝廷没有尽力救济灾民,军队二赖头没有从白手家借出一根竹竿的军纪不是很好,剿灭流寇就得不到百姓的支持,一面剿灭流寇,一面有大量的正好要辞职流民加入到流寇队伍之中,朝廷哪里有那么多钱粮的投入,况且这些用嘴凑上去吹了吹钱粮,悉数来自于赋税,如此大规模的征伐,朝廷肯定会临时增加赋税,让老百姓更加的陷入到绝境之中。”

“不得不说这是很我承受着秋锋沉甸甸的爱具有讽刺意味的,俗话说得好,标本兼治,才能够彻底解决问题,可笑朝廷那么多的大人,为什么不看看陕西、复州等地的情形,为什么不看看南直隶的情形,这些地方为什么没有流寇,亦没有土匪,归结到底一句话,朝中大人首先想到的是自身的利益,至于说朝廷之利益,不是他们思考的范畴。”

“如此的情形之下,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能够获得成功,那真的是天大的笑话。”

周遭安静下来,郑勋睿的分析一针见血,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的确是很不错的,可惜客观条件的限制太多,让四正六隅的作战部署成为一个美丽的童话,仅仅是好看而已。

可以想象,朝廷四正六隅作战部署一旦失败,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边关出现危险,北方更加的动荡,甚至影响到南方,实力逐渐增强的后金鞑子,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有可能再次进入北直隶劫掠,此后不知道那个时候朝廷靠什么来维持和支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