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成事不足
“皇上,臣建议灵活处理辽西战斗厮杀的事宜。。。”

紫禁城,乾清宫,偌大的宫殿之内,只有朱由检和内阁次辅、兵部尚书陈新甲,这是陈新甲准备出发之前的一次绝密汇报,牵涉到辽西征伐的事宜,按照内阁首辅钱士升的建议,陈新甲需要代表朝廷简鑫吹得一点也不费力前往那边传来杨可的声音:“我已经联系好了辽西监督征伐事宜,且有临机专断的权力,当然这个权力,主要是针对不能够很好的抵御后金鞑子、出现临阵脱逃情形的惩罚。

陈新甲出发之前,一再恳求单独面见皇上,终于在出发前两天得到了准许。

朱由检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听着陈新甲的话语,陈新甲的建议,是与后金的皇太极媾和,以暂时平息辽西的心里总揣着一份热情战斗厮杀,让朝廷能够集中精力,应对愈发猖獗的流寇。
应该说陈新甲的建议是有道理的,辽西车树声就给哑住了的局势紧张,朝廷的主要精力和兵力几乎都抽调到辽西去了,包括五省总督熊文灿率领的大军,都抽调了五万人,如此情况之下,朝廷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应对流寇,可河南、湖广以及山西等地真的被流寇逐渐的占据,中原就将陷入到彻底混乱的局面之中,到时候朝廷根本没有能力继续维持辽西的征伐。

说白了,朝廷只能够全力以赴的应对一个方面。

如此情况之下,陈新甲提出来这样的建议,若是得到了皇上的许可,他前往辽西的时候,就会想方设法的找到后金的皇太极,商议和解的事宜。

朱由检内心是不愿意与后金的皇太极媾和的,在他的心目之中,大明王朝是至高无上的。和后金鞑子议和太掉价了,不过现实的情况,逼迫他要做出决定。要么同意陈新甲提出来的变通办法,要么就眼睁睁看着大明王朝陷入到万劫不复之地。

可朱由检内心还是有着一丝的希望。

毕竟集中在辽西的大军人数达到了近二十万人。面对的后金鞑子也不过是十五万人,其中汗八旗达到了十万人,后金鞑子不过五万人,从兵力方面来说,大明朝廷占据明显的优势,而且八旗军主要是攻城拔寨,大明军队主要是守卫城池,皇太极面临的困难大很多。

从这个方面来说。朱由检是轻易不愿意认输的。

长期在深宫之中长大,朱由检对外界的实际情况并非是特别了解,对于征战厮杀方面,更是没有直接的感受,总是有些想当然的味他觉得初来乍到的自己并不孤单道,认为兵力上面70万南朝鲜人占据优势,就应该获得胜利,若是军士不敢厮杀和征伐,那必定是主帅的问题等等。

陈新甲说完之后,朱由检沉吟了好一会才开口。

“陈爱卿。你的意思朕明白了,不过尚未开始厮杀,就想着与后金鞑子媾和。这不合适,朕看这样做也会遭遇到满朝文武大臣的反对,更是会遭遇到天下人的谴责,爱卿说的也是实际情况,朝廷同时面临后金鞑子和流寇,难以应对,朕看是不是想想其就连马大帅他的办法。”

听见皇上这样说,陈周铁山对收购河化集团新甲有些傻眼,他根本想不出来其他的办法。要是说有办法应对目前的局面,兵部早就提出来了。

蓦然间。陈新甲想到了太子太保、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和郑家军,难道皇上的意思是准备调遣郑家军参与到厮杀之中。若是皇上能够有这样的想法,那么辽西的危局以及中原的流寇,都能够很好的应对了。

抬头看了看皇上,陈新甲知趣的闭嘴,他从皇上的脸上,没有看到这层意思,至于说皇上是什么样的想法,陈新甲已经明白了几分。

“兵部一直都在操心辽西和山西、湖广、河南等地的战局,也是很辛苦,眼看着流寇愈发的猖獗,若是没有很好的办法应对扎了毛刷刷辫,中原会陷入到混乱之中,这必定影响到辽西的战局,朕看这样,爱卿前往辽西督战的时候,要求洪爱卿主动发起进攻,若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打退后金鞑子的进攻,那辽西就能够保持很长时狂风把树拔起了间的稳定。。。”

陈新甲内心有些发凉,嘴里也是发苦,这个想法他不是没有,只是叫他那边赶快派急救车到路上接应没有太大的把握,要知道后金是皇太极亲率大军征伐,准备肯定是非常充分的点根烟,若是在辽西展开决战,不能够取胜怎么办,皇上的意思是不能够取胜,考虑媾和的事情,可到了那个时候,皇太极会同意媾和吗,狮子大开口怎么办。

不过陈新甲也很清楚,目前的情况之下,直接与皇太极媾和,不要说他这个内阁次辅、兵部尚书无法承受质疑,就算是皇上都顶不晶亮的水珠与黝黑的身子在阳光的照耀下住压力的,到时候一切的计划都是白搭。

以钱士升为首的东林党人,叫嚣的一直都是拼死的杀敌,不能够有任何的屈服,朝廷必须表现出来大义凛然的姿态,而东林党人的这番姿态,也是得到了广泛支持的慢慢地抬起头来,尽管有些清醒的文武大臣,认为两面厮杀难以支撑,可都没有谁敢于提出低下头暗暗走掉来变通的观点。

看见陈新甲没有及时的表态,朱由检脸上闪过一丝的不快。

“陈爱卿,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什么建议。”

清醒过来的陈新甲,连忙开口了。

“皇上,臣的意思是朝廷难以支撑两面的征伐厮杀,眼看着流寇愈发的嚣张,若是不能够很好的平定内部,则外部的事情也无法解决,如今的情形之下,最好是能够稳住一方,抽调主要的兵力应对另外一方的厮杀,从实际情况看,还是暂时与后金鞑子媾和的好,臣可以保证与后金的皇太极秘密商议。。。”

陈新甲依旧没有改变自身的认识,他认为在辽西展开厮杀,朝廷没有必胜的把握。

朱由检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后金鞑子两次入关侵袭,最终不都失败了,尽管说每次都是被郑家军打败,可士气总是遭受到打击的,如此的情况之下,后金鞑子也强悍不到什么随风望去地方去,如今朝廷在辽西集中了近二十万的大军严阵以待,要是尚未开始厮杀,就准备与皇太极媾和了,他这个皇上根本无法给朝廷一个交待,给天下人一个交待。

“陈爱卿,你的意思朕明白,这媾和之事,日后再议,此番你代表朕到辽西去督战,重点还是考虑稳固防御的事宜,朕看可以有厮杀,不过守卫锦州和宁远等城池是最大的任务。。。”

陈新甲离开乾清宫的时候,脸上是沮丧的神情。

陈新甲离开之后,朱由检对着身后开口了。

“王承恩,你认为陈爱卿的建议如何。”

从隐密处走出来的王承恩,低着头,小声的回答。

“奴婢以为皇上的考虑万无一失,辽西近二十万的大军,若是不能够与后金鞑子厮杀一番,那也是说不过去的,监军杜勋早就写来了奏折,说是洪大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迎战后金鞑子。。。”

杜勋原来是宣府的监军,此番被提拔,成为大军的监军,与洪承畴一道负责辽西征伐的事宜,抵达宁远之后,杜勋多次写来了奏折,禀报锦州和宁远城池的防御事宜,其奏折之中,对于辽西的局势还是持乐观态度的。就好上了

作为司礼监的大太监,王承恩选择相信杜勋,忽略蓟辽总督洪承畴的奏折,他认为领军他连忙站起来作战的统帅,不管占据什么样的优势,都会在战斗开始之前提出来诸多的困难,这是一种官场学问,不断提出来困难,若是战斗胜利了,那就是主帅指挥有方,若是战斗失利了,那也能够找到借口。

王承恩是这样的想法,朱由检同样是如此的认识。

这么多年过去,他对太监的态度已经完全转变,甚至觉得当年的魏忠贤,应该是有能力的,只是不应该觊觎皇位,司礼监太监是绝对忠心的,不用怀疑,至于说满朝的文武大臣,几乎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力量庞大起来之后,甚至直接威胁到他朱由检的皇位、威胁到朱家的大明江山了。

“王承恩,你说的不错,朕也以为辽西的征伐,不能够轻易的放弃,不过与后金鞑子媾和的事情,也是需要考虑的,此事你想一想,朕担心的是辽西的战斗厮杀,一时半会不可能结束,到了那个时候,就需要考虑其他的事宜了。”

回到家中,陈新甲将自己关在书房,任何人不准打扰。

事到如今,她们在街上嚼舌头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督催蓟辽总督洪承畴率领大军,迅速与后金鞑子展开厮杀,争取在战斗厮杀之中占据有利的态势,让皇太极产生退缩的心理,想着在短时间之内打败八旗军是不大可能的,如此大明朝廷就可以与皇太极媾和了,一旦辽西的战事平定下来,兵部的主要精力,就是应对流寇了。

至于说郑勋睿和郑家军,目前暂时不考虑,皇上没有这个想法,他陈新甲也不敢提及。

不过隐隐之中,陈新甲觉得,事情到了不可收拾地步的时候,朝廷还是要依靠郑勋睿和郑家军,譬如说辽西的局势陷入到混乱之中,甚至是洪承畴战败了,到了那个时候,能够挽救大明朝廷的,唯有郑勋睿和郑家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