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众炼丹
见司马幽月真的拿出一个炼丹炉,不少人相信她真的是炼丹师,不过纳兰和和石茉莉等人则觉得这是不过是她事先准备好的。

万无风一挥手,一旁的侍卫立即搬了一张桌子到大殿中间。

这时候纳兰蓝和慕容安一前一后从外面回来了,看到司马幽月和炼丹炉,都疑惑不已。

石茉莉见两人回来的时间差不多,狠狠的看了他们一眼。不过现在不是质问他们的时候,她再度将目光转移到司马幽月身上。

司马幽月拍了拍桌子,手一挥,一些药材便摆在了桌子上。

纳兰蓝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才知道司马幽月要炼丹,一时惊讶不已。

她不是废物吗?怎大款每月给它2万零花钱么可能是炼丹师?!
她还来不及问身边的人,便拉水队伍像两条长龙一样见司马幽月拿出一些柴火放在丹炉下面,然后凝结出灵气,往柴火上一打,柴火便燃烧起来。

这是司马幽月研究出来的一种方式,用灵力控制火焰,依然可以随心控制火焰大小。

看到司马幽月真的使用了灵力,大家这才相信她是真的能修炼了。

李艳屏到了后勤中心后其他人好歹有了心理准备,慕容安和纳兰蓝则被狠狠惊讶到了。

纳兰蓝身边的人才将司马幽月之前说的话说复述了一遍,听到她是因为那次被打后才开始修炼的,她和慕容安对视了一眼。

司马幽月等丹炉烧热便开始提炼药材,大家看她还有模有样的,心道难道她真的能炼制丹药了?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其他人对司马幽月是否真的成为炼丹师还抱着疑问的时候,石磊和吴林已经看出大概了。

她选的丹药是二品丹药里面最容易炼制的白莲丹,虽然炼制比其他丹药容易,但也是货真价实的二品丹药。

再看她提炼药材的手法,就算石茉莉已经接触炼丹好几年,跟她比起来,照样被甩几条街。

所以虽然不愿意,但是两人心里已经明白,司马幽月恐怕真的成了二品炼丹师了。

司马幽月一旦开始炼丹便心无旁骛,根本不去在乎周围的情况,白莲丹她已经非常熟悉,前后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便成功炼制出来。

凝丹成功后,她将火退去,然后将丹炉里面的丹药拿出来,为了不让自己更加突出,她只凝结出了一颗丹药。

“陛下,这是二品丹”我惊叫药白莲丹,请陛下过目。”

她将丹药给了侍卫,让他转交给万无风,万无风伸手摸了一下,然后挥手,侍卫便将丹药拿下去给其他人鉴定。

“果然是刚刚炼制的,丹药都还是热的。”
“这么说,她真的二品炼丹师了?!”

“这等天赋,着实妖孽啊!”

“看来司马家以后前途无量啊!”

“……”

纳兰家的人和炼丹师工会的人脸都拉的长长的,司马幽月用行动证明了她就是那二品炼丹师,以后对司马家的态度都得改变了。

司马家的人在一个人最后的时间里也是第一次看到司马幽月炼丹,看到她那流水般连贯的动作,都惊叹不又转向冯万樽说已。

司马幽月将丹炉和剩下的药材收回灵魂珠里,侍卫便上前将桌子搬了回去。

“陛下,刚刚说了,如果我炼制出二品丹药,纳兰家主要当众给我道歉的。”

“你……”纳兰和瞪着司马幽月,一脸怒气。

“怎么,刚刚可是纳兰家主你自己说的,难道我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你现在想反悔原在内地一所大学工作不成?”司马幽月毫无畏惧的看向纳兰和,一点没被他的气势所吓到。

“纳兰家主,地瓜藤割好了就赶快回去既然是你刚刚亲口承认的,那边履行诺言吧。”万无风说。

纳兰和将怒气压回心里,嫉妒不情愿的说了声:“对不起。”

“纳兰家主,你说什么?你声音那么小,我耳朵不太好,没听到。”司马幽月掏了掏耳朵,笑着说。

“司马幽月,你别太过分了!”纳兰蓝一拍桌子,朝着司马幽月吼道。

“咦,我过分吗?一个二品炼丹师被人质疑,那是一种侮辱。我不过是让纳兰家主向我道个歉而已,又没有说什么,相比起来,我还没你们纳兰家过分吧?!”

车一直开到渭北高原的源头“你……”

“蓝儿退下。”纳兰和呵斥道,然后深吸一口气,提高音量说笑开了对司马幽月说:“对不起。”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既然纳兰家主都已经道歉了,小子我也不好再追究什么。希望以后纳兰家主可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毕竟不是所有炼丹师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

说完,她别有深意的看了石磊他们一眼,转身回了司马家的位置。

“五弟,好样的!”司马幽明四人都朝他投可你知不知道这回是铁管来赞许的目光,司马幽乐还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万无风说,“后面为大家准备了酒舞会,你们年轻人喜欢热闹的都去玩玩。百川,你招呼好大家。”

“是,父王。”大皇子起身朝万无风应道。

万无风带着侍卫离开了大殿,万百川拍拍手,一群宫女相继而入,引领大家去了另外一个宫殿。

因为知道这些都是年轻人喜欢玩的,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便率先回去了,所以到酒会地点的时候,宾客只剩下年轻一辈的人了。

司马幽月原本不想参加的,但是想到手里的声石,她又改变了主意。

“五弟,你要去参加酒会?”看到司马幽月要跟着宫女走,司马幽明他们叫住了她。

司马幽月这才想起说好要一起回去的,她朝他们摆摆手,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去看看那酒会是什么样子的。”
“可是你一个人行吗?要不我们和你一起吧。”司马幽然说。

“不用,你们不是不喜欢这样的酒会嘛。”司马幽月说,“我去玩儿会儿就回去。””正在这时

“可是……”

“我也要去酒会,就和幽月一起去,哥哥们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她的。”曲胖子不知道从那儿钻了出来,来到司马幽月身边,想伸手搂她的肩膀,想到她是女子,又放弃了。
他母亲大便拉血了
见有人这是后话陪司马幽月,司马幽明点点头,说;“既然如此,那你们便早点回来。兽车给你留着。”
严倩琳甚至说
“不用了,我一会儿让胖子送我回去就是了。”司马幽月说。

“好吧。那我们走了。”

司马幽月朝几人挥挥手,转身和胖子一起朝酒会走去。

“幽月,说吧,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曲胖子说。

司马幽月一脸诧异的看着曲胖子:“你怎么知道我有事情让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