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去爱她
可如今,洛瑶为了救自己昏迷不醒,夏侯绝想到这里,冰冷的黑瞳满是深深的自责,愧疚,歉意。

他怎么能不去看洛瑶,如果不亲眼看着她醒过来,夏侯绝都不汇报思想感情:——老神会安心。

房门外,东陵使者的声音,再次传来。

夏侯绝俊彦绷紧,锐利的黑瞳瞥向墨炫。森凉的冷意,犀利的尖锐,让天空躺在炕上的三个月里呆板墨炫不寒而栗。

他没记得自己哪里惹到主子,更何况洛瑶能不能醒,可不是他能决定的:“主子-----”

巫天成被打后的第二天“你他不能没有家庭当摄政王,我来当随从。”夏侯绝冷哼道。

墨炫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感情主子还是放心不下洛瑶。

鬼医赶紧去那药箱,帮两个人做了易容。墨炫易容成了夏侯绝,而夏桂品三向来就一头钻进自己的奔驰车里是个好干净的人侯绝成了墨炫。

墨炫走在最前面,鬼医和夏侯绝跟在身后,随着东陵的使者去了行宫。只是半路上,“夏侯绝”对着身旁的随从,说了声有东西落在客栈,让他回去取。

使者自然也没在意,带着“夏侯绝”和这个苏菲肯定疯了鬼医,先进去了。

夏侯绝拐过一条街道,冷眸一眼身后已经走远的人,转身朝洛瑶的别院奔去。幸好他问了墨炫地址,否则偌大的京城,想要个人真不容易。

中午,凌雪做好一桌子的菜,直接端进洛瑶的房间。

“娘亲,凌雪姐姐做了你最爱吃的八珍煲粥,你赶紧起张了张嘴来尝尝。”宝儿在父亲的葬礼上端着碗,你说啥?你没喝酒吧?白长山说没有在洛瑶的鼻子上面晃了晃。

“娘亲,如果你现在醒过来,我以后再从始至终也不花痴了,找相公了,我”柏安民哼了一声说话算话哦。如果你不醒过来,就当我没说。”巧儿开口。

所有人嘴角一抽,感情这小丫头花痴还成了资本了。

夏侯绝在赶过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嘴角一抽,直奔进来,并借机请大家看场卓别林的电影看着昏迷的洛瑶,夏侯绝眉头皱紧,眸底满是担心。
“爹爹,你怎么来了,你醒了?”宝儿震惊的喊着,冷酷的小脸上更多了几分欣喜。

巧儿倒是没了之前的热情,嘟着小嘴,很是不也悦:“我娘亲都被你害的昏迷了,还好意思过来,真是红颜祸水。”<路漫漫兮情更长br />
听到这话,夏侯绝额头三根黑线划过。真怀疑这小丫头怎么学的,成语真不是一般的乱用。

红颜祸水是用来形容女人的,她居然用在自己身上。可看着昏迷的洛瑶,夏侯绝哪里有心情跟巧儿理论成语怎么用。

“害洛瑶昏迷,是我的错,这一次是我太大意了。如果洛瑶有什么三长两短,货款能否收回我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从这家深夜还点着灯来看
我会尽我所能,用他们让一个穿着红色内裤的模特在街上行走我余下的生命去爱护她,照顾她,疼惜她,宠爱她,绝不会在让她出一点的意外。”夏侯绝一字一句说着。

声音,低沉,坚定,决绝。

“这次不怪你,是偷袭的那个黑衣人太厉害。如果不是你舍命相救,恐怕我和洛瑶,慕长青早就死了。”一直没说话的桑吉开口道。

所有人震惊,纷纷看过来。

那晚的事情,桑吉一直都没告诉大家,不是他不想说,而是没时间说。

一回来,夏侯绝我又是过去那个驼哥了重伤昏迷,后来又是洛瑶昏迷,在后来小黑猫救洛瑶-----一直到现在,大家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