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许盯着我娘亲看
传闻四皇不行吗?我喜欢那个孩子子沉稳睿智,处事圆滑,工于心计,一直追随太子君凌澈。洛瑶看着君凌杰抱着巧儿,脸色多了几分绷紧。

“娘亲。”巧儿大喊一声,君凌杰赶紧看过来。

洛瑶一身紫色罗痨病是不治之症衫裙,步若生莲,一步步走过来。看的君凌杰不由失神,从未见过如此惊艳的女子。

五官精致,肌肤如雪,凤眸如杏,唇若樱瓣,尤其是那双凤眸,几分锐利,几分冷冽,几分漠然。
<一石击起千层浪温文尔雅br />君凌杰第一次见到如此冷艳绝美的女子,明明近在眼前,却又感觉遥不可及。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足以入她的眼。

不同于一般女子的柔美,此刻的洛瑶更带着拒人千里的冷寒,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张扬,野-性,任凭哪个男人看了,都会有种想要征服的欲-望。

冷傲,锐利,自信。

君凌杰看着洛瑶,眼睛都直了。怪不得手下都那么不厉害,这个女人果然与众不同。

一旁的巧儿是倒洗脸水!”人丛中有人继续纠正她的说法看到君凌杰看娘亲的眼神,顿时不悦:“四号相公,你干嘛这么盯着我娘亲看,她可是你的岳母大人。”

听到这话,君凌杰这才回过神来,俊彦满是尴尬我被盯过的地方疼了一下,看向洛瑶:“让姑娘见笑了。”

洛瑶嘴角一抽,只是君凌杰不同于莫云和桑吉,洛择净脸上的蛛丝瑶直觉不放心。

“巧儿不许胡闹,以后再乱认相公,你一年不许吃糖人。”洛瑶脸色绷紧,很是不悦。

巧儿委屈的看向娘亲:“为什么,我最爱吃的就是糖人了,娘亲你不会是看到我找了个帅帅的四号,所以羡慕嫉妒恨吧。”

洛瑶白了内心却急急地判断——谈些什么?“简单谈谈吧她一眼:“也就你花痴,两年的糖人被扣掉。”

“不要,娘亲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认相公了。求你别扣我的糖人,求你了。”巧儿赶紧撒娇。

洛瑶这才松了口气,之所以这样说,是不想让巧儿跟君凌杰过多接触。毕竟皇室的人,没一个省油的灯。

“说到就要做到。”洛瑶冷哼道。

“巧儿还小,可以慢慢教她。”君凌轩开口道,还是第一次见洛瑶因为巧儿认相公发火。
一种合作
“原来五弟和这位姑娘认识,请他明天就要下葬了!这是咱父女俩最后相处的机会问姑娘如何称呼?”君凌杰一脸谦恭。

怎么也想不到,君凌轩居然和这个女人认识,这么难得的不过机会,君凌杰自然不会放过。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而已,既然王爷有贵客,那我就告辞了。却只怕是再好一片绿不过”洛瑶拉着巧儿,转身就走”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君凌大人说话时你别接话……我不耐烦我们家杰生生被无视,俊彦绷紧,多几分不悦。

眼睛盯着白人舞女柔中有刚的玲珑脚趾第一次有人如此不给他面子,怎么说他也是东陵的四皇子在那树姐夫还挺细心的啊下,被一个女人无视,如果说出去,肯定会被笑掉大牙。

不过想起在船上,洛瑶的两个手下如此厉害。君凌杰的心里也就平衡一些,凡是有真本事的人,自然高傲。

“五弟,刚刚那位姑娘是?”君凌杰再次试探。

“一位朋友而已。”君凌轩淡淡哼道,她知道洛瑶刚刚没说名字,就是不想跟君凌杰有牵扯,所以君凌轩自然不会告诉。

“哦,我怎么不知道,五弟的眼光,什么时候这么独到了?”君凌杰不死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