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雪崩的感觉
马顺是白杆兵的一名百户,也是在骑兵之中,他记不清楚自己厮杀了多长的时间,也记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突围出来的,他只是记得拼死突围出来的人不多,结果又遭遇到再次的围堵,身你得认真办啊!办好了边的兄弟纷纷倒下。

一片白皑皑的白雪之中,马顺的身影是孤单的,一路狂奔之后,他完全迷路了,不知道身处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应该朝着哪个方向而去,他本来没有打算突围,和绝大多数用石头研磨成粉末的兄弟一样,与后金鞑子死磕到底,可是看见了秦良玉将军被擒获、拼命的喊出那句让大家去找寻马祥麟的话敌兵来了语,看见了周遭的兄弟死伤惨重、白杆兵大军几乎没有全部歼灭之后,马顺突然爆发了,他开始迸发出来自身都难以想象的战斗力。

马背上的马顺,神情恍惚说山其实是坡地,若不是胯下的战马,他不可能突围出来,也不可能活着,按说这个时候应该是去找寻马祥麟将军的,可马祥麟远在淮安,这里是北直隶,相聚千里之遥,秦良但宾馆酒店歌厅夜总会却是数不胜数的玉将军所说的找到马祥麟,也许就是安慰众人、要求大家拼死突围的一种激励办法吧。

四周异常的安静,马蹄踏在积雪上面的沙沙声音很是清楚。

马顺早就离开了官道,极度的疲惫让他难以坚持,可这个时候他不能够歇息,既然逃出来了,那就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找到马祥麟将军。

天已经黑了,马顺无法继续行走,战马疲惫不堪,急需补充体力,可惜此时的马顺,找不到一粒的粮食。这样的情形持续下去,他迟早葬身在皑皑白雪之中。

白雪的映衬之下,两个黑影悄悄的靠近了马顺。

马顺太疲惫了。根本感觉不到,此时他的知觉几乎为零。往日的灵敏早就无隐无踪。

被两个黑影轻易的拉下马背,马顺强行的想着反抗,但对方手臂的力气太大,他根本无力动弹,只能够乖乖的被两个黑影按倒在地上了。

一股暖流从喉咙进入到胃里面,身体里面消失的能量迅速开始再次医院里面暖融融的的凝聚。

身体颤抖了一下,马顺醒过来了。

他看到了一张脸,这让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或者说自胡子很浓密地冒了出来己已经到了地下,阎王显灵让他看到了这样的一张脸。
“马顺,发生了什么情况,白杆兵怎么样,我的母亲怎么了。。。”

马顺摇晃了一下脑袋,努力的闭上眼睛,再次睁开。

火把的光亮刺激了他的眼睛,扭头看了看四周,依旧是白雪皑皑。

“马顺,你快说话啊。我是马祥麟。”

马顺突然伸出双手,仅仅的抓住了马祥麟的胳膊。

“马将军,快、快去就救秦将军。秦将军被后金鞑子抓去了。。。”

马祥麟的脸色瞬间变得雪白,身体也开始摇晃,他挣开了马顺的双手,朝着一边的战马走过去,他的神情同样是恍惚的。

文坤推了推面前的斥候,示意斥候走上去拦住马祥麟。

一名斥候走到了马祥麟的面前,一个背摔将马祥麟摔倒在地上。

大怒的马祥麟迅速爬起来,恶狠狠的盯着将他摔倒在地的斥候。

这个时候,文坤走到了马祥麟的面前。

“马将军。难道你以为凭着一己之力,就可以救下秦将军吗。我们整整一天的奔波,好不容易找到了马顺。此刻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询问清楚所有情况,马上禀报郑大人。”

马祥麟身体颤抖了一下,突然对着文坤抱拳行礼,接着快步走到了马顺的面前。<又来到开满鲜花湿漉漉的原野上br />
“马顺,你将所有的情况详细说出来。”

马顺早就看见了这一幕,他总算是清醒一些了,他看见的的确是马祥麟,至于说远在淮安的马祥麟是如何来到北直隶的,这里面肯定有原因。

马顺开始了详细的诉说,这个过程之中,文坤吩咐斥候递给马顺一些干粮和肉食。

马顺大口吞咽干粮和肉食,但也没有耽误说话的时间。

一刻钟之不回来就得住到远郊区后,马顺说完了,其实战场上的事印度尼西亚歧视华人情,没有那么多说的,只不过身为百户的马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都说出来了,包括皇上调遣白杆兵的圣旨,包括秦良玉将军从家里拿出来钱粮维持白杆兵粮草开销等等。

这个过程之中,马祥麟的神情慢慢变得平静一些了,事情已经发生了,接下来就是想尽办法解决了。

马祥麟看向了文坤,此刻真正能够拿主意的还是文坤。

读书人就是不一样,能够冷静的思考问题。

文坤同样听的很仔细,马顺说完之后,他稍稍沉吟了一会。

“继续留在昌平州,已经没有紧跟在它身后的是大力王徒钦甲保意义了,我们必须马上往保定府的方向赶去,将这里的事宜禀报大人,相信大人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我们的速度要快,大人越早知道这里的战况,越是能够想到解决的办法,我看这样,留下十名斥候,严密关注周围的情况,若是发现了其他的情报,迅速禀报,其余人连夜往保定府方向赶路。”
一大笔军火生意正在运筹中
文坤说完,看了看马祥麟和马顺。

“不知道这位马顺兄弟,是不是能够挺得住。”

“我没有问题,顶得住。”

马顺突然一下子站起身来了。

更加着急的是马祥麟,他早就我想你后来有了一定积累替我办明白了,到了这个时候,唯有将消息禀报给郑勋睿,才能够真正想到办法,保定距离昌平近三百里地,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赶路,至少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如今时间太宝贵了。

文坤和马祥麟等人不知道保定府那边的情况如何,他们出发的时候,郑勋睿已经部署围歼杜度率领的三万后金鞑子,白杆兵已经基本被后金鞑子歼灭,这个时候,他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够迅速往回赶,期盼着早日见到郑勋睿。

一直没有开口的王小二说话了。

“文大人,我看这样安排,我带领十名斥候留下来,马顺也留下来,文大人和马将军迅速赶赴保定府城,将这里的情形禀报给郑大人。”

王小二担心马顺的体力。

众人再次看向了文坤。

文坤点点头。

“就这样决定,我们马上出发,夜间赶路要多多注意,郑家军正在保定府围剿后金鞑子,我们一路上也要小心,说不定会遇见逃离的后金鞑子。”

“王将军,你们最好找地方隐藏起来,不要强行去侦查,后金鞑子短时间之内不会有什么动作,我们从保定一路前往昌平,路上没有看见什么行人,后金鞑子已经将这有的还栽种了烟叶一带全部都毁了,想必他们也不会特别的警戒。”

简短的商议之后,文坤和马祥麟带着大部分的斥候出发了,他们将尽量多的粮食和肉食全部留下来。

彻底打败了杜度率领的后金鞑子,郑勋睿没有在保定府城停留。

也许郑家军进入北直隶作战的消息已经泄漏出去了,可不管怎么说,从战术部署说霉死了方面来说,郑家军需要启程前往延庆州城,郑勋睿也想会一会大清国这位骁勇善战的多尔衮。

保定府城的同知带着官吏士绅专门前来拜访,带来了不少的粮草,原来保定府城的知府早就逃离了,据说是往京城的方向而去了,至于是不是到了京城,谁也不知道。

郑勋睿安抚了同知和诸多的官吏士绅,将剩下来的两千多后金鞑子的俘虏,交给了同知,要求他们负责看押,让郑勋睿想不到的是,杨贺、刘泽清等人甄别后金鞑子的时候,毫不留情,居然斩杀了三千多的后金鞑子,凡是那些长相凶恶、看起来我和杨墨的亲密接触仅限于拥抱接吻身强力壮的后金鞑子,全部被当作军官斩杀了,这看起来过于残酷了一些,但杨贺他们已经做了,郑勋睿也不好说什么,至于说剩余的两千多后金鞑子,已经饿的半死,不要说厮杀,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被后金鞑子劫掠的百姓,也一并请保定府衙看护。

郑家军需要急行军,不能够有任何的拖累。

缴获的粮草和钱财,这倒是要带走的,当然考虑到保定府衙的压力,郑勋睿还是吩咐郑锦宏拨付了一部分的粮草交给保定府衙。

大军仅仅歇息了一夜,就朝着昌平州城的方向而去了。

郑勋睿的奏折,已经派遣专人送到京城去,这个时候他最为担心的是白杆兵和秦良玉,也不知道白杆兵究竟怎么样了,是不是和后金鞑子展开厮杀了,战况究竟如何。

进入北直隶不到十天的时间,郑家军两次大战,剿灭了两万七千多的后金鞑子,近一万的汉军,可以说彻底剿灭了多尔衮派遣出来的两路大军,郑家军的伤亡也不好象我驼哥选妃子似的小,最终阵亡的接近四千人,大部分的重伤员,都只能够留如果运气好的活在城池里面了,等到这些重伤员身体逐渐恢复之后,郑家军会派遣专人将他们接回淮安去。

两处大的战斗,让郑家军所有将士斗志高昂,恨不得马上投入到下一场的厮杀之中去。

四万多大军从保定出发,前往延庆州城,郑勋睿再次派遣大量的斥候,沿路侦查,一望无际的平原上面,几乎看不见什么人烟。

下雪不冷化雪冷,气候变得更加的严寒,李岩等人准备了大量的生姜和番椒,时刻保证所有将士都能够在出发和歇息的时候,喝上热腾腾的姜汤和番椒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