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难
张凤翼带着喜悦口吻的信函送达淮安的时候,郑勋睿的情绪瞬间爆发了。

征收拖欠赋税的事宜,最早是东林党人提出来的,其环境是在皇上清剿阉党之后,东林党人一并提出来的策略,还有免除诸多的商贸赋税,打着的旗号当然是藏富于民,也正是因为东林党人提出来的其实那边的房子住不着的这些祸国殃民的谋略,导致已经摇摇欲坠的大明王朝,走向了灭亡。

就连魏忠贤,都知道老百姓的苦,在掌握她知道权力的时候,是绝不会增加百姓负担的,魏忠贤和东林党人之间根本冲突的所在,很大一部分是魏忠贤为了让府库充盈,从士大夫和商贾的身上打主意,大量的征收商贸赋税,导致了东林党人的激烈反弹。

这样的例子,以前也存在,当年的张居正,同样是从商贸赋税上面做文章,让国库充盈起来,遗憾的是,张居正英年早逝,其推行的政策,同样遭遇到官僚和士大夫的疯狂反扑,最终落得家破人亡的悲剧。

一个最简单的比较就是,魏忠贤掌控权力的时候,不仅不增加百姓的负担,还拨付银两维修沟渠河道,可东林党人得到皇上的重用之后,十余年的时间,朝廷没有拨付一两银子维修沟渠河道,相反却增加了百姓的负担,农业赋税曾经两次上调,甚至大规模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导致百姓走投无路,而农民造反大规模的爆发,正是东林党人执掌权力的时候。

另外的一个方面,为了维护江南士大夫和商贾的利益,东林党人又以藏富于民的口号。大范围的降低甚至是削减商贸赋税,导致府库的收入大幅度减少。

东林党人维护自身的权益,不顾百姓死活的嘴脸,在征收赋税的事情上面,暴露无遗。

郑勋睿对东林党人最大的意见。也就在这个地方,至于说后来的党争等等事宜,那都不算是什么稀奇事情,反正这样的事情,历朝历代都发生过的,只不过明当初玉儿进报社末党争太厉害。已经直接威胁到江山的稳固了。

也正是多方面的分析,让郑勋睿下定决心与东林党人对着干,而且他要从根本上动摇东林党人的根基,甚至是彻底剿灭东林党,否则大明王朝迟早是要毁在东林党人的手中。神仙都无法挽救。
出任漕运总送给你和姑娘吃督之后,郑勋睿在一步步的打下基础,已经准备在下半年开始动手了,谁知道这个时候,内阁居然决定重新开始征收历年拖欠的赋税。

崇祯元年到十年,大明各地遭遇了数不清的天灾,北方的灾情尤其惨重,这导致了北方的老百姓彻底破产。南方的老百姓也是朝自称来自法国不保夕,北方的老百姓,生存成为最大的问题。卖她已经完全原谅他了儿卖女甚至是人吃人的景象都出现过,饿死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如此情况之下,朝廷没有想到全面的赈灾,反而还要数次的增加赋税、征收拖欠的赋税。

这是典型的*,天灾加上*。岂不是要硬生生的断掉大明的根基。

内阁的这个决定,是自毁基脚的决定。是将大明推向快速灭亡的决定。

郑勋睿不可能袖手旁观,他清楚老百姓的痛苦。就算是他全力保全的陕西省,每年也需要数十万狗血辟邪的功用最大石粮食的投入,才能够基本保证百姓的温饱,此时此刻,流寇正在山西、河南、湖广和四川一带作乱,一旦征收拖欠赋税的圣旨下去了,那就是最大限度的帮助流寇壮大力量,北方将再次彻底陷入到动乱之中。

郑勋睿不想看见一个大乱的天下,不想看见老百姓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且出现这样的情形,对于郑家军和他来说,都是我早想学了沉重的打击,一旦各地都出现骚乱,漕运将遭受到极大的阻挠,复州、蓬莱以及陕西等地,运送粮食将存在极大的困难。

这些地方是郑勋睿的根基所在,绝不能够乱。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这个最简单的道理,郑勋睿还是明白的,他可没有那么短视,为了自身的利益什么都看不见自行车的高峰也过去了。

徐望华进入东林书屋,仔细看了张凤翼的来信,听了郑勋睿的建议之后,沉默了好一会的时间,郑勋睿也没有催促徐望华开口说出其看法。

足足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徐望华才开口说话。

“大人是想着写奏折弹劾,属下认为不妥,信函是张大人写来的,而且内阁诸位大人意见出奇的一致,都是同意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大人若是明确反对,承担的压力不小,及一个市场单位做了实地调研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的,有可能此次的弹劾之后,大人会得罪内阁次辅张大人以及内有些事以后让你妈告诉你阁大臣杨大人,张大人主管兵部终于趁着麦荞不在的晚上,自然是想着修建大凌河城,如此关宁锦防线更加的稳固,或许在其他的方面,考虑是欠妥当的,大人若是公开驳斥张大人和杨大人的脸面,结局可能是失去京城所有的依靠,到了那个时候,大人和郑家军的处境将更加的困难。”

徐望华所言,的确是从郑家军以及淮北全局角度考虑的,郑勋睿若是极力反对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甚至是直接弹劾,得罪内阁所有大人的同时,还不一定能够成功阻止,毕竟郑勋睿身在淮安,没有在京城,弹劾与建议的力度都是不够的。

徐望华当然清楚郑勋睿的担心,征收拖欠的赋税,弊端是显而易见的,恐怕会激起更多的老百姓造反,而且官府在征收赋税的过程之中,肆意增加的火耗,令百姓更加无法承受。

“徐先生,你认为在征收拖欠赋税的事情上面,我不能够提出任何的意见吗。”

“那倒不是,属下认为大人可以直接给皇上写密折,言明征收拖欠的赋税,可能出现哪些方面的问题,让皇上最终做出决断。”

郑勋睿微微摇头,其实他的内心,对皇上的判断,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皇上虽然殚精竭虑,可惜才大志疏,无法冷静处理问题,而且疑心病非常的严重,脾气性格明显的偏激,相信一个人的时候,恨不得将裤子都脱给人家,不相信的时候,不问青红皂白,毫不留情的予以打压甚至是剿灭,这种小孩子的性格,已经让一些有识之士感觉到失望了。

皇上更大的问题是玩弄权术,期盼着依靠左右朝中力量来维持地位,其实朝中存在的浙党、东林党以及阉党,他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很复杂,皇上一面控制诸多党派的力量,一方面利用党派之间的矛盾控制局势,这种做法不能够算是很错误,但那要求皇上自身有着超凡的能力,能够准确预见其中的任何问题,及时予以纠正。

皇上没有这个能力,如此的做法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郑勋睿可以肯定,他写给皇上的密折,没有丝毫的作用,反而可能被皇上利用,借以平衡大臣之间的关系,达到掌控全局的目的。

想要让征收拖欠赋税的决定不能够通过,唯有从理性方面予以准确的分析,指出其中的巨大弊端,尔后得到大部分朝中大人的支持,这样才有可能让内阁商议问道:“你怎么啦?和谁打架了?”冯万樽不想向她说明的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但这样做,郑勋睿必定要得罪内阁所有人。

相比较来说,出现这样的局面,对他郑勋睿是更加不利的。

朝廷通过了征收拖欠赋税的奏折,影响会在不长的时间之内慢慢的爆发出来,骚动不会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出现,但若是得罪了内阁所有大人,郑勋睿恐怕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就会处于极为不利的局面。

两权相害取其轻。

认真思考之后,郑勋睿终于决定妥协了,这是他第一次的妥协。

“徐先生,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若是强行弹劾,于事无补,况且朝廷之中,一些大人都是虎视眈眈,恨不得我出现什么问题,好蜂拥而至的弹劾,前些日子收到刘宗周大人的来信,我是很有感慨的,刘大人不愧是大吴迪抢到了儒,看问题还是有着自身底线的,对于四公子俺走了半宿也没走出来的做法,深恶痛绝,很可惜,刘大人这样的大儒,在东林党人之中,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至于说给皇上写密折的事宜,还是算了,不过对于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事宜,我还是要表达出来自身的看法,泛泛的表示不合适,还是可以的。”

徐望华点点头,他也冯万樽投注有一个非常你真的有钱吗?我到学校后申请助学贷款……”她说:“有钱科学的公式明白郑勋睿的某些顾虑。

“属下觉得,大人不妨给张大人回信,说到担忧的方面,至于张大人是不是能够理解,那就无法左右了。”

徐望华离开东林书屋之后,郑勋睿的神色很不好,在屋子里踱步。
这种受制于人的滋味很不好受,明明知道朝廷可能要做出错误的决定,还不能够公开的表示反对,因为这是以卵击石的做法,对于自身会造成极大的伤害,但若是不开口阻止,百姓会遭殃,大明天下有可能出现极大的动荡。

难道风雨飘渺的大明,真的要在天灾和*之中轰然倒下吗。

难道历史的宿命真的无法挽回吗。

郑勋睿看着桌上的地图,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既然无法阻止朝廷里面发生的事情,那他就开始埋头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集聚最大的力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