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外面的世界
司马幽月看着风之行离开,看着那个通道缓缓闭上。

她知道,如果她就这么跟上去的话,就能看到通道另外一边的世界,也就能知道自己被送到这里来的真相。可是她没有动,因为她心里清楚的明白,自己现在的实力去那边就是找死。

双拳紧握,她心中暗暗发誓,自己一定要去成古大陆,亲自去揭开风之行没有说出来的真相!

夜风习习,她站在山头,由着风将她发丝吹乱。

在山顶呆了好一会儿,等心情平复了,她才下山回了宿舍。

曲胖子正好从房间出来,看到她,问:“幽月,风老师叫你去做什么啊?这么晚才回来。”

司马幽月看着曲胖子,摇了摇头,直接回了屋子。

“这家“铛”的一声伙怎么了?一脸失落的样子。”曲胖子疑惑的看着司马幽月的房门。

第二日,甲班的人去上课的时候,原本是风之行的课,却是另外一位老师走了进来。

“风老师因为一些事情已经离开学院了。从今天起,我便是你们的导师,我叫凌平。你们有什么疑惑的,下课后再来找我。你们有一分钟的时间来笑话这个消息,然后我们开始上课。”凌平说完,低下头开自己的书。

整个班级轰然炸开,除了司马幽月,所有人都被这个事情弄得措手不及。

欧阳飞四人都朝司马幽月望来,看到她没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脸上并无惊讶,知道她也肯定已经知道这事情了的。

“昨天,是去和风老师告别的吗?”北宫棠问。

“嗯,师傅说他家里有事,就离开了。”司马幽月坐起来说。

北宫棠他们都知道司马幽只是演出的时间比较短暂罢了月叫风之行师傅的事情,所以他会叫她去告别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既然是有事离开,以后总户相见的。”北宫棠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司马幽月有些惊讶的转过脸望着北宫棠,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安慰别人。

“嗯,我也知李同推开门进来道。”司马幽月说,“只不过走的太过突然,需要些时间消化一下。谢谢你,我没事的。”司马幽月拍拍自己的脸,勉强笑了笑,说。

一分钟过去,凌平抬起头,说:“我们开始将今天的课……”

课后,司马幽月一行人朝宿舍走去。

“幽月,你之地风老师为什么要离开吗?”曲胖子走在她旁边,问。

司马幽月想起风之行离开前说是有关圣君阁的事情,不过知道此事重大,便摇摇头,说:“具体的事情也没说,只是说家族出事,急召他回去。”

“那他还会回来吗?”魏子淇问。<他勇敢、机敏、聪慧、善良br />
“应该不会了。”司马幽月说,“不过师父说以后去了成古大陆,可以去找他。”

听到成古大陆,北宫棠的身子一僵,虽然并不明显,却没有逃过司马幽月他们的眼睛。

“成古大陆?”曲胖子看着司马幽月,“我们不是亦麟大陆吗?难道风老师不是这里的人?”

“不是。”司马幽月说,“我们这里是亦麟大陆,更高一级是成古大陆。那个大陆据说比我们这里环境要好很多,等级也要高很多。师傅嘱咐我,不到神级千万不能去成古大陆。”

“神级?!”曲胖子和魏子淇相当惊讶,眼睛都瞪得圆圆的。

“嗯,灵尊往上便是神级,成为神级便能到成古大陆去。”司马幽月说。

“可是我们这里都没有人到过灵尊,更不说神级了。”曲胖子说。

“不,亦麟大陆上并读完小学的大舅也被迫回家务农不是没有灵尊,只不过没在这里而已。”欧阳飞说。

“欧阳,你怎么知道?”魏子淇问。

“因为,我见过。”欧阳飞说。

“你见过?我怎么没听”队长没我从来没有吃过熟苹果接说东辰国有灵尊啊?”曲胖子挠挠后脑勺。

“欧阳说的是亦麟大陆,并不是东辰国。”司马幽月说,“东辰国只不过是亦气魄麟大陆一个贫瘠之地,是其他地方用来流放罪人的地方。”

“什么?!”曲胖子和魏子淇惊呼,将周围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司马幽月看曲胖子和魏子淇惊讶的样子,再看看周围的人,说:“我们回到宿舍再说吧。”

回到宿舍,大家习惯性的聚到了司马幽月的屋子。躲在积雪后面的多吉来吧望着自己的恩人也是主人的父亲

曲胖子不等司马幽月说话便问:“幽月,你说我们这里是流放之地是什么意思啊?”

司马幽月看了欧阳飞一眼,说:“这个事情让欧阳来说恐怕比我说的更清楚,对吧,欧阳?”

“欧阳?”曲胖子和魏子淇看着欧阳飞,“你知道?”

欧阳飞淡淡的看了司马幽月一眼,脸上闪过一些不自然,说:“亦麟大陆上有五个国家,四个大国,西月国、北燕国、南越国,中吴国有吃苦耐劳的牺牲精神,一个流放之地,东辰国。如幽月所说,这里是四个大国流放罪人的地方。”

“欧阳,你怎么知道的?”魏子淇问。

“因为,“你看把女儿急成什么样子了我是从外面来到这里的。”欧阳飞说,“我是南越国的人,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到这里来。”

“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就是东辰国这么大麦肥一听直摇头,没想到,这不过是冰山一角,我们不过是亦麟大陆上一小块地方而已。”曲胖子说。

“这里的家族一般多一位器重自己的市领导都是外面的流放到这里,或者自己逃到这里来的。”司马幽月说,“说不定在外面某个地方就有一个曲家,一个魏家,当然,也有一个司马家。”

“东辰国地方贫瘠,资源匮乏,修炼速度极慢,而且因为某些原因,这里的灵气都比外面稀薄。”欧阳飞。
“真的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一直都没什么人出去呢?”魏子淇不解。

“因为这里有个天然的屏障,仿佛一个罩子将东辰国罩起来了不到灵皇是没办法突破这层障碍的。可是这么多年,东辰国出了几个灵皇?久而久之,这个事情也就慢慢被人淡忘了。”欧阳飞说,“也正是因为这个屏障,这里的灵气才会如此稀薄,就连增加修炼的灵果灵石什么的都没多少。”

“难道除了修炼到灵皇,就没有其他办法出去了吗?”曲杜洛瓦一直都放不下心来胖子说。

”蒋雨璇脸上仍然面无表情“办法我相信还是有,不过就算有,实力不强的也出不去。”欧阳说。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