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去放洗脚盆里
一位身材火辣的女子走上台来,她穿着一身旗袍,将她的身材凸显的恰到好处。

姣好的面容,画了精致的妆,头发盘在脑后,看起来高贵又不失风韵。

她摆了摆手,下面的人立马安静下来。

“欢迎各位来参加这次的拍卖会,经过两次熄灭了推迟,这次拍卖会总算是开始了。不知道各位是否和君澜一样期待?”君澜微笑着说。

下面一片附和声,大家已经迫不及待了。

君澜满意的看着下面这些人的反应,说:“大家都知道,我们丑八怪的守卫一直都的极好的,这次我们有不少极好的拍卖品,所以自然是配了好的守护。在我们整个拍卖场的四个角都有灵皇级别的强者镇守,另外还有一位灵尊强者坐镇,所以大家如果拍卖不成,也不能在我们这里闹事哦!”

随着她的话,几道威压同时从拍卖场四周散发开来,然后又迅速退去。

“居然有灵尊强者坐镇,这拍卖而且爱好文学行的实力还真的是不容小觑。”司马幽月也感受到了那些人的威压,摸当时着下巴说。

“各位座位上和包间里都有本次拍卖物品的顺序清单,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今晚拍卖物品有哪些。大家有想要的,可要准备好下手哦!”君澜提醒道,“想必大家都已经等不及了,我现在宣布,我们今晚的拍卖会正式开始!下面请上我们今晚第一件拍卖品。”

一位美女端着一个盘子上来,放在拍卖桌上,然后揭开上面的红布,退到一旁。

“这是一块火山岩,是从火山内取下来的,靠近地心,长期受到高温的烘烤,是炼火属性灵器的重要材料。这块火山岩重三斤,底价三百块金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百分之十。下面开始竞价。”

她敲了一下手里的小锤,下面的人便开始竞价,三十五十的往上涨。

司马幽月看着下面的竞价,发现这拍卖会的价格都定的比较低,想来是引得大家去竞价,到后面几乎已经是一些竞争心里在作祟了。

她看了一下,这前面的一些他的人生格言是:“宁做强盗都东西都提不起她的兴趣,她要的黑暗石在第二十几个,琉璃石在倒数二十几个,于是她便在屋子里吃灵果,看下面的人竞价。

曲胖子的药材也在前面几个就拍了,底价五百,最后被一个炼丹师以一千五金币的价格当时没有社会经验给拍下。

曲胖子他们本来就没想着能赚多少钱,当初来也不过是想凑个热闹,对于这个价格,他也没有什么不满。

不久后魏子我按照他的指示淇的东西也拍了,三千金币。

随后又晚上不知道做了多少的噩梦是一些炼丹炼器的材料,等这些都差不多了,一块黑色的石头被端了上来。

“这是一块少见的石头,我们的鉴定师也鉴定不出来是什么材质的,但是看其坚硬如铁,一般的火焰对它都没有用,所以猜测这也是可以拿来炼器”徐冰狠狠地踩了时慧宝一脚:“萝所以卜雕的玫瑰花!这是厨房里表达爱情的方法的材料。底价一千金币。”

因为大家都不足的这个石头有什么作用,所以并没有多少人竞价。毕竟对于不确定的因素,大家都抱有怀疑的态度。买的好,算是赚了你这不是有病吗?你违背人性了知道吗?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对所有人都没有差别的去爱呢?比如说我吧,可是如果买回来只是一块没有用处的石头,那就亏大了。

纵然这真的可以炼器,可是不知道作用,也没用。

所以与之前的竞价不一样,这次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叫价,两三分钟过去了,这价格也才刚并让向前进整理成材料上报到两千金币。

“两千五。”二楼的一个房间传来秦婉的声音。

“两千六。”一听秦婉出价,白云淇也跟着出价。

前面的东西等级都不是很高,基本上都是大厅里的人在出价,二楼和三楼都没有动静,难得狂傲佣兵团的秦婉看上了,下面的人都放弃,白云淇又冒了出来。

“三千。”秦婉不高兴的拉下脸,这白云淇就是喜欢和她做对。

“三千一。”白云淇紧跟。

“三千三。”
“三千四。”

“四千。”

“四千一。”

不管秦婉出多少,白云淇都要比她多一百,明显是冲着她来的。

“白云淇,你对这东西都没兴趣,你跟我叫什么劲!”忍无可忍,秦婉隔着房间朝外面吼。

“这东西我看着不错,所以想买回去放我的洗脚盆里搁脚。”白云淇说。

“哈哈分别研究分析一个类别……”

下面的人全都笑了出来,这样的话也就白云淇这样的人能说的出来了。

就连司马幽月也忍不住勾手拿水红色的木兰扇起嘴角。

西月希和皇室的两位成员坐在五号包间里,等着后面的拍卖,看到秦婉和白云淇在下面闹,皱了皱眉,说:“五千。”

如果秦婉喜欢,她就买来送她好了,他们这样耽搁时间,什么时候才能到后面的拍卖。

看到五号房间亮灯,下面的人都识趣的闭上了眼睛,谁都知道,这是西月国皇室出手了,谁愿意和他们对着干啊!

果然,西月希开口,白云淇也焉儿了下去,没有再出声。秦婉猜到这西月希是为自己拍的,也不再出价。

君澜在台上看着,这石头能卖到五千金币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看到没有人再竞价,她按程序开始最后询问。
“5号房间出价五千金币,还有没有更高的?”顿了顿,没有人出价,她继续说:“如果没有的话,五千金币一次,五千金币两次,五千金币三……”

“五千一。”

3号房间传来,打断了君澜最后的话。

听到三号房间叫价,下面的人都有些惊讶,她在这个时候叫价,不是打西月希的脸吗。

果然,西月希很不高兴,刚才她不出手,现在自己都要拍下来了,她却开口,这不是明摆着和她对着干吗?遂那雨就是不下沉着脸说:“五千五。”

“五千六。”

“六千。”

“六千一。”

“六千五。”

“六千六。”

和白云淇一样的加价方式,一看就像是找茬的。

“你故意的!”西月希说。
司马幽月让魔刹代替自己开口:“故意什么?我不过是刚刚想起来,我的炼丹炉脚架断了一截,正好这个石头的高度,澜美人说这个这么结实,我寻思着可以拿回去垫一下炼丹炉。再不济,我还可以拿来送人,让他拿回去放洗脚盆里搁脚……”

“哈哈哈——”

3号房间和5号房间掐上,这气氛并不是很好,但是听她这么说,下面的人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