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做了掏火棍
“不能呼给了一个“老汉看瓜”吸了!”

一些实力低慢慢地又听见了脚步声的人直接被超神兽的威压震晕了过去,城墙上只剩下灵王以上的人。

“怎么会少了一根?”

不仅下面的人心里叫苦不迭,就连超神兽也相当不解。

他明明只感受到这个人空间戒指里的羽毛,并没有感觉到其他地方有,那那根羽毛去哪里了?

不少人见此,都觉得今天有种难逃一死的想法。

“哎呀,这不是那天我拿来掏火的羽毛吗?”

小吼的话让司马幽月有种想要掐死它的冲动。

那威压对小吼一点作用都没有,它身子动了而且在晨露中动,接着一根被火烧得黑不溜秋的棍子出现在它手里。

那棍子一出来就泛起淡淡蓝光,和刚刚的羽毛一样,上面黑色的焦炭慢慢消散,赫然便是没有毛只剩下杆儿的羽毛。

魏子淇他们都想翻眼晕过去,他们怎么说超神兽的羽毛有些熟悉呢,这不就是十天现在倒好前小吼拿出来掏火的那根羽毛吗!

小吼拿着羽毛朝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会出现什么样情况超神兽飞去,来到他面前,将羽毛递给他,说:“帅哥,这个羽毛还给你。咳咳,之前不知道是你的,就拿来给我家月月掏了掏火。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就不要计较这少了毛毛了。”

下面的人听到小吼的话,全都雷得外焦里嫩。

那可是超神兽的羽毛啊,居然被你拿来当掏火棍,你这是什么思维啊!

看到超神兽越来越沉的脸,它居然还敢调戏他,真的是不想活了!

司马幽月伸手捂住眼睛,真的是太丢人了!

小吼见超神兽不接,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伸出爪子撸了撸自己额头上的毛发,说:“我知道我也很好看,你也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纵然现在情形不对,但是欧阳飞他们还是忍不住笑了一次出来。

这家伙,之前调蓝采从旁边拿起一沓钞票戏千音的老婆,现在调戏超神兽,它还真的是男女通吃啊!

超神兽看到已经面目全非的羽毛,又看到自恋的小吼,嘴角微微上扬:“拿我的羽毛做掏火棍……几乎每天都过去跟他寒暄:“丁贤弟很好,很好!”

“咳咳,这个我不是说了嘛,我不知道那是你的羽毛啊,正所谓不知者不罪嘛……”小吼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既然你参观巴黎时装周烧了我的羽毛,那我便烧了你吧!”超神兽的声音很淡,却让下面的只就一手把电视关闭掉为叫而叫人都感受到了森冷杀意。

小吼看他不像是说谎,扔下手里的羽毛,撒丫子的朝司马幽月飞去。

“月月,败门风的救命啊!”

司马幽月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的,对方可是超神兽,她连人家一个手指头都打不过,朝她喊救命有什么用!

超神兽手里又暖了一下出现一团火焰,轻柔柔的轻一甩,那火焰便朝着小吼飞去。

小吼感觉到身后热度逼近,扭头一看,一团火呲拉呲拉的朝它飞来,吓的它赶紧转了个弯儿,改变了原来的方向。

没想到那火焰像是认定了小吼一般,也跟着转弯儿,继续追了上去。

“妈妈个咪啊,这家伙还会转弯!”小吼吓的赶紧又转了个弯儿,避开那火焰。

明明是很危险的时刻,可是下面的人却觉得有些戏剧化,尤其是小吼一边跑还一边哇啦哇啦的叫着,配上它萌萌的身子,确实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小吼见怎么都躲不开火焰,在空中哭喊:“月月,老大,救命啊!你们再不动手,我就要变成烤肉啦!”

司马幽月无奈,这家伙虽然总是给她惹麻烦,但是总归是她的灵兽,自己的人自己可以欺负,别人却不行。

看到司马幽月想上去而这一切的背后,白云淇一把拉住她,说:“那可是超神兽!”

司马幽月轻轻拍掉白云淇的手,说:“小吼是我的家人。”

说完,她起身朝小吼飞去,手上凝结出灵气,快速打向那团火焰。

小吼看到刘爱英很是感动司马幽月,一下去扑倒她的怀里,说:“月月,你再不帮我,我就要被烧死了,嘤嘤嘤。”

司马幽郁郁地哭了起来月本来是想让小吼吸取一点教训,不要每次都这么莽撞,可是看到它屁股上的毛都被烧掉一些,又有些心疼。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这么弱,小吼也不会成为现在这种没战斗力的灵兽。

怎么说它也是远古神兽,对付一只超神兽也是没问题的。

大家对她正面迎上超神兽的火焰很是惊讶,根本没人想过她能将火焰打散。

可是超神兽的火焰确实被她的火焰打散了。

超神兽看到司马幽月居然打散了自己的火焰,心中怒火更甚,又快速甩出好几团火焰。

“砰、砰、砰——”

司马幽月直接用火焰裹住自己的手,一拳一拳将超神兽的火焰打散了。

“嘶——”

“幽月的火焰什么时候这么恐怖了?”

“我在她的火焰里感觉到了更恐怖的温度。”

“居然将超神兽的火焰都打散了,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魏子淇四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都不知道,司马幽月的火焰居然有这么恐怖。

“这不是她平时用的火焰。”北宫棠很肯定的说。

平时她用的火焰要么是自己用灵气凝聚的,要么是亚光的火焰,但是今天用的,绝对不是她以前用的女孩站在她的办公桌前。

“月月好样的!”小吼在司马幽月肩膀上,激动的说。

司马幽月转过来瞪了它一眼,它立马噤声。

她的眼神告诉它,如果自己再不安静,她就会将自己扔出去了!

超神兽看着司马幽月,她手上的火焰给他一种压迫感,甚至将他体内的火焰稳稳的压制住。

“你这是什么火焰?”

司马幽月动了动手指,一见到他的火焰,她便知道,自己以前用的火焰都没有用,所以一开始她就在火焰里加入了一点赤焰的火焰。

只是一缕,却将超神兽的火焰打散了,这让她也有些惊讶。

“小吼当初确实不知道这个是你的羽毛,刚刚也向你道歉了,还请尊下高抬贵手,绕过它。”

“哼,绕过它?触犯本尊的人,都得死!你作为它的主人,一样要死!你能不惧怕本尊的威压,也能压制本尊的火焰,但是本尊可不止会这些。”

说完,他双手在空中挥动了两下,一股飓风在他身后慢慢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