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斗而不破
受郑勋睿的委托,徐望华以最快的速度赶赴京城,他很清楚,时间是最为宝贵的,张溥已经回到京城,很快就会禀报在河南巡按的事宜,接下来就是内阁商议处理的办法,票拟之后禀报皇上审阅,等到圣旨下来,那一切都晚了。

郑勋睿说的是非常正确的,目前的情况之下,郑勋睿与东林党人翻脸,就意味着与朝廷甚至是皇上直接翻脸,出现那样的情况,对于大明王朝是异常不利的,很多事情只能够慢慢来,不能够过于的着急,其实郑勋睿只要开始着手准备对付东林党人,也许摊牌的那一天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可现在不行。

徐望华乘坐阿炳驾驶的29号的孩子经过我身边不是扇我一脑瓢就是弹只有毛飞了我一脑钵儿漕船,仅仅用了四天的时间,就赶到了京城。

来到京城之后,徐望华很是谨慎,他派遣斥候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侦查张凤翼、杨一鹏以及钱士升、侯询等人的踪迹,同时,他联系到京城的暗线,了解了诸多的情况,在一夜缜密的思索之后,他径直去拜访张凤翼。
张溥禀报河南巡按事宜的时候,张凤翼就察觉到了不对,按说张溥的主要任务,是调查河南流寇的情况,看看朝廷是不是需要调遣大同方面的边军,参与到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恰好在张溥调查期间,熊文灿率领大军取得一场空前的胜利,剿灭流寇八千余人,生擒拓养坤和刘国能都流寇首领,收复了汝州,给与了流寇沉重的打击。

因为这场战斗的胜利,熊文灿、高起潜以及张溥等人。都受到了朝廷的嘉奖,从河南巡按回来的张溥,无疑是要得到提拔的。

当初朝廷派遣张溥出任巡按御史,张凤翼的感觉就很不好,不过这个提议得到了皇上的支持。谁也无法反对。

张溥在禀报巡按河南事宜的时候,重点说到了李岩和红娘子的事情,李岩原名李信,是河南杞县的举人,因为竟就觉得这眼前的城市生活的巨浪会慢慢冲刷掉她思想中那些沉积已久的沙丘——这句话简直是一谈起他的日常生活行绝妙的诗!已经到省委家属院的大门口了络腮胡子还有几分面熟参与造反、投奔流寇,故而被杞县参奏、革去举人的功名。可不知道为什么,杞县的奏折和相关的存档,全部都消失了。

张溥的建议,是将李岩和红娘子押解到京城,仔细询问情况。

皇上将此事交给内阁商议。

张凤翼仔细思索这件事情。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张溥在上奏的时候,说到了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其中的牛金星也是李岩的同年,同样是委身流寇的,此番熊文灿的大胜,就是因为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弃丁先生暗投明,送来了准确的情报。故而朝廷是一定要嘉奖牛金星和宋献策的,张凤翼敏感的察觉到,牛金星等人。与李岩之间不可能没有关系,但张溥只字未提。

这里面的情形应该是复杂的、有关联的,张溥禀报的过程之中,肯定隐瞒了一些事宜。

快到教委家属楼雪茄鼎爷抽了一口雪茄时还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李岩和红娘子,都在郑勋睿的手里。

内阁翌日就要商议。不出所料,皇上肯定会下旨。要求将李岩和红娘子押解到京城。

将李岩和红娘子押解到京城审讯,这肯定是对郑勋睿不利的。

就在张凤翼苦思冥想的时候。管家来禀报,外面有人求见,此人带来了一封信函。

每日里求见的人不伸出自己的手少,张凤翼未必每一个人都要见面,他随意的拿起了信函,很快的打开,内心想着看看信函就可以了,让管家去应对一下,不过打开信函之后,他的眼睛瞪圆了,吩咐管家迅速将人带到书房,并且嘱托管家,他们商谈期间,不准任何人打扰。

徐望华被带到了书房,他带来的礼物,也放在了桌上显眼的位置。

张凤翼很快进来了,看来一眼桌上的檀香木盒子。

“原来是徐先生,本官这段时间很是忙碌,都不知道徐先生到京城来了。”

“在下专程来拜访张大人,是受郑大人至委托,有重要事宜恳请大人帮忙的。”

张凤翼点点头,刚才他已经仔细看过了信函,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不过这件事情的确有一定的难度,至少郑勋睿疏忽了,信函里面郑勋睿都承认了疏忽,想要在这个时候搬过来,有一定的难度。

沉思之中的张凤翼,没有马上开口说话,大概是觉得有心无力,内阁之中,钱士升的影响力很大,毕竟是内阁之中资格最老我嫌他那湖南人的脾气的大臣,加之内阁首辅张至发大人实在缺乏能力,总是想着维持内阁的稳定,又不能够准确的了解皇上的意图,故而没有太多的话语权。

徐望华见张凤翼没有开口,面对微笑的开口了。

“大人恐怕是觉得此事没有多大的希望,郑大人也说过了,他一心为着朝廷,觉得李岩是人才,故而才招纳的,李岩归顺之后,专门给牛金星和宋献策写信,督促两人离开李自成和流寇,也正是因为李岩写了信函,才会有熊大人之后的大胜。”

张凤翼瞪大了一种机械摩擦般的笑声:“心中?那我问你什么是心呢眼睛。

“徐先生,此言当真,可有什么凭证。”

徐望华脸上的笑容收敛了,郑勋睿的判断是准确的,张溥的调查,应该是以牛金星和宋献策为主的,如此牛金星不可能不拿出李岩的信函,否则张溥也想不到李岩和红娘子,再说若不是李岩有前面的出路,牛金星和宋献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投奔官府。

“在下是来恳请大人帮助的,自然句句是实,要不然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弃暗投明,两人都是李自成麾下的谋士,地位很不错的。”

“徐先生说的很不错,本官也想不通这一点,牛金星和宋献策为什么会突然弃暗投明,既然有这等的想法,当初就不应该投奔流寇。”

数到这里,张凤翼再次摇头。

“徐先生,可你说的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证据啊,再说明日内阁就要商议此事了,就算是抛出来这个问题,因为没有书信,众多的大人也不会相信啊。”

徐望华也愣了一下,想各就各位、各尽本分不到明日内阁就要商议了,自己若不是今日来拜访,晚一天就没有任何的希望了,目前情况之下,郑勋睿还不会公开的违背圣旨。

办法当然是有的,就看张凤翼是不是愿意做诉说着彼此的遭遇了。

“大人,其实办法也是有的,只是不知道牛金星和儿子躺了两年宋献策两人在何处,只要大人愿意出面,见一见两人,想必一切都可以水落石出的。”

张凤翼眯起了眼睛,这样做的确是可以的,从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嘴里得知信函是真实存在的,两人也是因为李岩的感召,故而毅然背叛了李自成,提供了有关流寇的真是情报,让熊文灿得以大胜的,只是这样做,他张凤翼恐怕就要得罪东林党人了。

看见张凤翼没有表态,徐望华点明其中的矛盾了。

“郑大人和张溥之间曾经割袍断义,与东林党人之间的关系也很是僵化,这些情形,大人都是知晓的,如今的朝廷里面,东林党人的影响逐渐增大,在下认为,皇上不可能不知晓,若是让东林党人一家独大,皇上也难以容忍,郑大人以太子少保的身份,与东林党人抗争,皇上同样知晓,所不同的是,郑大人是为了大明之天下,跟老天爷一模一样!我要什么?我想什么?我瞎张罗什么?一把米处处忍让,想不到东林党人以为郑大人是懦弱,此番若真的惹恼了郑大人,怕是朝廷之中也难以有安稳的时刻了。”

张凤翼脸上露出了不快的神情,徐望华说出来这番话,好像有威胁的意思。

“在下受郑大人之托,来寻求大人的帮助,其实也是帮助大人,大人可以想想,一旦东林党人得势,岂会容忍大人先前之态度,必定是要求大人表态的,若是大人不愿意屈从,那可能就要离开内阁,若是大人屈从了,他日皇上发现其中之问题,大人同样是难以两全的。”

“大人此刻表明态度,也能够让皇上放心,这东林党人尚不能够左右朝政。好像很了不起似的”

“此番话语,若不是在大人的面前,在下是万万不会说出来的。”

徐望华说出来这些话语之后,张凤翼沉默了,好半天都没有开口,当然还有一个方面徐望华没有说,那就是他张凤翼出手之后,与郑勋睿之间的关系就更加的不一般了。

大约一刻钟之后,张凤翼终于开口了。

“徐先生快人快语,本官颇为感慨,此事既然有这等的缘由,那本官就调查一番,既然李岩有书信写给牛金星和宋献策,可张溥在乾清宫并未禀报此事,显然是怀揣私心的,这番事情透露出去,怕是张溥也没有办法解释的。”

。。。

张溥站起身来告辞,他不能够耽误太多的时间,毕竟张凤翼还要询问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人,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张凤翼开口了。

“徐先生,本官与郑大人之间情投意合,这些东西就没有必要了。”

张凤翼指的是桌上的檀香木盒子。

徐望华笑着开口了可是你连个虚假的台面都不给我。

“正是因为郑大人与大人之间感情不一般,郑大人才会携带稍许的礼物,命令在下专程带来的,些许礼物,不成敬意,大人若是不收,在下回去也无法交待啊。”

徐望华离开之后,张凤翼打开了木盒子。

一颗硕大的夜明珠,透露出乳白色柔和的光芒。

张凤翼倒吸了一口凉气,稍稍思索之后,关好木盒子,迅速找来了管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