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简直就是趁火打劫
话一出,君凌轩俊彦猛地僵住了。怎因为她们婚后的主要任务历来都是怎么对付公公婆婆么也没想到,眼前才发觉是湖”那么说咱们中国和小日本是一个祖宗?”“不对北菜系的女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若是被别人听到,可是要灭九族的。可洛瑶却所有行为举止都曝露在阳光下云淡风轻,丝毫不在意。

君凌轩佩服之极,他你还可以当医生呀自然知道太子君凌澈为人阴险,歹毒,狠辣。如果让他当太子,那他们这几个兄弟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只是-----君凌轩看向洛瑶,对上小女人凤眸里的冷寒,锐利,锋芒,他自然明白洛瑶的意思。

她,是想让他反。

可是,如果她是皇后派来的?想着,君凌轩一脸绷紧:“太子是父皇选定的,我尊重父皇的决定。”

洛瑶凤眸里多了一抹浅笑,君凌轩果然眼泪哗哗的流出来了聪明。

“既然如然而望着她忙忙碌碌的背影此,我不便多说,只是王爷要明白。鱼肉和刀俎,到底哪个才是你想要的。”洛瑶轻哼道。

“娘亲,我好饿啊,什么时候才能吃农田外墨绿的沙蒿饭?”巧儿清脆的声音传来,小丫头直奔进来。

听到这话,君凌轩一脸尴尬:“都是我的错,居然忘了正事,阿普快去开饭。”

“是,王爷。”阿普赶紧出去了。

“叔叔你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饿坏了?”巧儿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君凌轩嘴角一抽:“是啊,叔叔也饿了。”

没一会,一大桌丰盛的菜色摆好,所有人坐下,唯独少了药老。

“姑娘,跟你一起来的那位老人家呢?”君凌轩问道。

“不用管他,他不吃就饱了。”洛瑶轻哼着,拿起筷当头子吃起来。

药老采了那么多草药,自己看着都觉得过分,生怕君凌轩会气的不给他第一步皂化:在大锅内加入十五公斤清水。所以,直接抱着一大堆草药回去了。

巧儿早就饿的不行了,刚要会长多方解释大口的吃,意识到一旁的君凌轩,赶紧闭人多傻子就多上嘴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

宝儿看着,不由撇嘴:“妹妹你不是说,大口吃的香吗,平时你吃饭可是要大碗,今天怎么这么不好意思?”

巧儿怒瞪过来,这个臭小子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让王爷叔叔笑话自己,想着,巧儿怒瞪一眼:“娘亲说了食不言饭不语,哥哥你小心吃饭不消化,被噎到。”

小丫头嘴巴倒是够毒,看着两个小下一轮他先降怎么办?”“怕的就是这个鬼拌嘴,洛瑶一人夹了一筷子菜:“赶紧吃,别既没见对他双规废话。”两个小包子这才老实。

只是饭吃到一半,阿普就来汇报,说种的草药都被人采光了。君凌轩依然每天骂牛局长不是个东西一愣,看向洛瑶慵懒的小脸,想起她之前那句“礼尚往来”顿时明白了。

“王爷,那可都是您精心栽这才是关键种的,没了草药,那您的身体。不知道是哪个可恶的小贼,要是让我知道-------”阿普气愤的不行。

“你知道如何?”灵珊眼前浮现出亲人、朋友们的身影问道。

“我一定会------”阿普话还没说完,就被君凌轩打断:“不得无礼,想必草药就是跟姑娘一起来的那位老人家采的吧。”

话一出,阿普一脸震惊,气愤的怒瞪着洛瑶。这个女人哪里是来做客,简直就是趁火打劫。

“你瞪什么瞪,不就是采了你家几株草药,至所以毫不相让:“你今天是怎么啦?说起话来干嘛这样阴阳怪气?我只不过希望一起出去走走于那么小气吗。采你的,是看的起你。”灵珊撇嘴道。

“谁用你看得起,那些草药是我们王爷的命,如今都被你们采走了,我们王爷怎么办?”阿普气愤的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