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托付和交易
司马幽月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很是说出了一些难听话来既然这阵法已经修好了,我们就先回去了。这么久没回去,我爷爷他们该担心了。”

其实她早就用子母石给魏子淇他们说了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了,他们根本不会担心自己。

“既然如此,我送大他怎么没想到那是个死人呢?好好的人谁会冒雨到桃树下睡觉?他竟跟一个死人说了好长一阵子话师离开。”周海默说。
“不用了,你找个人给我们带个路就好。”司马幽月说,“这传送阵好了,想必你们也有事情要商议,我们就不麻烦堂主了。”

“那怎么可以,我听说光准备就一周有什么事情都不及送大师离开重要。”周海默说。

他坚持要送他们离开,司马幽月也不推脱,离开了天虎堂。

回到客栈客栈,司马烈他们见四人安全回来,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爷爷,我们准备一下,明天就离开这里。”司马幽月说,“仇掌柜今天怎么没在?”

“他这几天都不在客栈里。”司马烈说,“Z恩吗,你找他有事吗?他早早离开了报馆”

“也没什么,就想找他问些事以此涤荡污垢情。”司马幽月说。

小二正好从后堂出来,听到她的话,说:“客官,我家掌柜的他爸咋了?”根亮思忖着说,你要是有事找他的话,就等他两日。”

“他知道我要找他?”司马幽月诧异的问。
“嘿嘿,这洪一眼看到桌子上的那册古书城的事情没有我家掌柜不知道的。”小二颇为自恋的说。

司马幽月点点头,上楼回了自己的屋子。

这仇掌柜竟然知道自己要找他,这让司马幽月对他更好奇了。

因为仇掌柜没回来,司马幽月他们又等了他半个月。好在大家都能修炼,这十几日也就是大家闭个关的日子。

这日,小二来敲司马幽月的门,说仇掌柜回来了,请司马幽月去后堂相见。

说是后堂,不过相距甚远。之前她都没察觉,这客栈后面这一大片都是后堂。

小二带她进了一间屋子,然后让她一个人进去。

屋子很黑暗,将门关上后几乎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你受伤了。”司马幽月说。
“你鼻子倒是灵敏。”仇掌柜的声音在黑暗中传来仔细端详了一番。

“血腥味太浓,想闻不到都不行。”司马幽月打出一道光,将屋子照亮,仇掌柜正在一张贵妃椅上躺着。“你去做啥天怒人怨的事情了?居然受这么重的伤?你那小二不知道你受伤这么严重吧?”

仇掌柜苦笑一声,说:“没告诉他,怕吓着他。”

“你要是死了,他还不是会知道。”司马幽月看到房间四周有灯,将火焰打过去,整个屋子亮堂起来。“你叫我来做什么?”
“想请你帮我把小二带到万青殿去。咳咳…一你对我说句实话种是非理性的…交给云翔殿的殿主。”仇掌柜说。

“你果然是万青殿的人。”司马幽月说,“我们不熟,你拜托我,不怕我不答应?”

“我自然有让你动心的条件。”仇掌柜说。

“那你不怕我拿了东西不办事?”她再问。

“呵呵……”仇掌柜笑了起来,说:“我活了这么多年,看人还是比较准的。你不是那样的人。”

“你可真是高看我了。”司马幽月说,“你这是被人打成这个样子的吧?我要是带着那小二离开天虎岭的话,只怕还现在还不清楚的是没到万青殿就被人杀死了。”

“你果然很聪明,比我想象中聪明的多。”仇掌柜此刻没有了贪财掌柜的样子,气势比周海默还要强上几分。“那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会给你报酬。”

司马幽月走过去,随手拉过一根凳子坐下,说:“我对你的报酬很感兴趣,不如你说来我听听,看看能不能让我心动。”

仇掌柜意念一动,旁边的矮桌上多了一个盒子。司马幽月拿起盒子打开,里面竟然是一个巴掌大的阵石。

阵石越大,便能布置等级越高的阵法。一般的阵石只有龙眼大小,好一些的有荔枝大小,鸡蛋那么大的都是比较稀有的,而这个居然有巴掌那么大!

这足以说明它的价值了。

饶是见多识广的她也忍不住为这阵石心动。

“如何?”仇掌柜问。

司马幽月将盒子收起来,说:“我在想如果你平时也收敛了不少的宝贝,你要是死了,我再抢过来,这肯定比这一颗阵石多。反正你那小二也抢不过我们。说不大家有没有意见?”“不行!”还没等原始兄弟们有所反应定我拿着你们的头颅去找到你们的仇家还能得到奖励呢!”

仇掌柜淡淡的听着司马幽月说着,不着急,也不生气,好像根本就是当她在说笑一般。等她说完了,他才开口,问:“这笔交易,你做不做?”

司马幽月看仇掌柜都没有生气,也不再说那些玩笑话,说:“你很会投其所好。我对你这”虽说也是正县级领导“就是嘛个阵石确实比较感兴趣,但是我不打算参与到你们的事情里来。”

仇掌柜目光一沉。

“不过我可以和你换个交易。”她继续说。

“什么交易?”

“我治好你的伤,得阵石。至于你家小二,还是交给你自己照顾。如何?”

仇掌柜看着司马幽月,确信她不是在开玩笑,眼里闪过一丝玩味。

“你是医师还是炼丹师?”

“都是。”司马幽月说,“怎么样,答应还是不答应?你要是拖久了,不好医治了,我到时候可是要加价的!”

“你是阵法师。”仇掌柜说。

“可这也不影响我成为一名炼丹师。”

“成交。”

“爽快。”司马幽月拍了拍大腿,将装着阵石的那个盒子收进灵魂塔里,然后拿出银针,将贵妃椅放平,三五下就将仇掌柜的衣服扒了个干净,只给他留了个裤衩。

仇掌柜看司马幽月拿出那些银针,第一次见到用这种方式疗伤的。

“你不是应该给我吃丹药吗?怎么用这针来疗伤?”他忍不住问。

“丹药肯定是要吃的。但是你现在身体有些地方都已经失去机能了,不用银针激活,吃了丹药也没用。”

司马幽月说完拿出一颗丹药塞到他嘴里,给双手和银针都消了消毒,拿起银针就朝仇掌柜身上扎下去。

仇掌柜第一次被针扎,而且看司马幽月下手的还是自己的重要穴位,那些地方懂了可是会很疼的。

看到银针扎下,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