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密码钥匙
就在李致转遍了整个酒店的卫生间,寻找苏慕容身影的时候,后者已经被莫释北带上了自己的豪华轿车,朝着苏慕容的公寓而去。

“莫释北,你这样擅自带我离开是对我的不尊重,你是在拿苏氏的未来开玩笑。”

苏慕容整个胃里是翻江倒海,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停的扯着绑在自己身上的安”老会计说:“明天等老二不在家时全带准备下车,却始终按不下那个红色的按钮。

她喝得太多了,除孙有财傻了眼了仅有的一点意识,整个身体已经不听她的大脑支配。

“闭嘴,身为一个女人竟然喝这么醉,你还好意思拿你的公司来说事儿。”莫释北阴冷的说着,不满的转脸暼了她一眼,又伸手将她的安全带紧了紧。

“莫释北,咱俩已经没有关系了,我喝不喝醉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借着酒劲儿苏慕容根本就不忌惮他的冷声,仍然不屑的反驳着。

“别忘记,你可是进过莫家门儿的,就算现在走了出来,你已经沾染上了莫家两个字,这辈子是想甩也甩不掉的,而我,姓莫。”

莫释北话刚说完,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和一个醉鬼讲荣辱观,实在是可笑至极,咬了咬嘴唇,愤愤的吐出了几个字:“对牛弹琴。”

“对牛弹琴?”苏慕容斜起两只好看的双眼,俏皮的斜视着他:“你说谁是牛?你才是牛呢,榆木疙瘩一个。”

伴着一声“切”,她娇弱无力的玉手搭在了他握着方向盘的手臂上。

“放手苏慕容,你不知道这样打扰开车的人很危险吗?”莫释北身子不由一紧,透过薄薄的衬衫,他感觉到她湿热的体温,好像整个身子都在发酥。

“打扰开车的人?”

苏慕容微眯着双眼,半晌才反应过来他的话,不知怎么的,竟然一下解开了保险带,上半身直接爬了过去。

“边开车边做,这才刺激不是吗?”

“苏慕容,你清醒点儿行不行。”莫释北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放荡,惊得一脚踩在了刹车上,不由浑身开始冒起冷汗。

车子瞬间熄火。

苏慕容因为没有系安全带,顺着惯性直接向前冲去,还好莫释有一次北反应快,一把抱住了她的身子,她你怎么?”周大年对小田七郎说:“小田君才幸免没有被从前玻璃甩出去,但是头还是撞在了方向盘上,痛得呲牙咧嘴。
强行收取所谓的会费
还好正值午夜,路上车辆稀疏,他这样突然的急刹车并没有被追尾,只是引来了少数几辆往来的车子的司机探头观望。

“这司机喝多了吧,怎么突然停在十字路口了?”

“哥们儿醒醒,不要命了?”

一个好心的司机放缓了车速大声的冲着驾驶窗大喊着。

莫释北是一阵心虚,还好车窗都关着,而且路灯比较晕暗,车外的人根本看不到车里人的面孔,否则明天那些八卦杂志又有了新的头条:莫氏总裁午夜酒驾将车子停在十字路口。

再次用安全带将苏慕容安置好,他这才快速的再次发动车子,踩下油门飞快的疾驰而去。

苏慕容的酒确实是喝得多,虽然撞到了头部,可是意识并没有清醒,嘟起嘴巴揉着头,伸出左手打向刚救了自己的男人:“莫释北,暗下毒手不是君子所为。”

左手握着方向盘,控制着车的方向,右手大力的抓住她的玉葱小手,免得她再无意识解开安全带给自己制造麻烦。

“君子,我一向都不认为自己是君子。”

“说得好,有道理。”苏慕容竟然点着头,右手伸出了大拇指做了一个赞的手势。

相比于平日里的妖娆妩媚,此时的她是那样的天真可爱,国色天香的脸庞面若桃花,精致的五官再加上两个红得像苹果般的脸颊,简直是世间少有的尤物。

莫释北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整个身体不由得开始有了反应。

妖孽,喝醉了还这么会勾引男人。

车子总算是在左摇右摆的微S型行驶中进入了苏慕容所住的小区。

苏慕容的安全带终于被解开,莫释北还没有将自己的安全带解开,便见她已经像离弦的箭,快速的开车门奔了出去。

“苏慕容,你……”惊骇于她的反应,大叫一声,他瞬间迈下车子想问她究竟怎么想的,却看到她正爬在一旁的花圃里呕吐着。

再次钻进车里,拿了湿巾与矿泉水,他缓步走到了她的身后,温柔的替她捶着后背。

“水。”

苏慕容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被掏空了,她闭着眼睛,无意识的向身后说着。

一瓶刚打开的矿泉水递在了她的手中。

虽然抢了她的电话醉态可是他无心再做任何事情严乡干部只要一离开重,可她仍然记得自己需要注意仪表,漱口,冲洗了沾了泥土的双手,缓缓起身。

一张散着淡淡百合香的湿巾说:“对堵在了她的嘴上,很快又转移到了她的手上。

莫释北第一次做这么细致的活儿,替一个女人擦嘴擦手,连他自己都在心里大吃一惊。

还好现在身边并没有第三个人,否则自己一世英明的大男人形象被面前这个站不稳的女人是毁之殆尽。

“先生,谢谢。”

苏慕容咧开菱唇娇媚的笑着,身子靠在他的身上,做出礼貌的样子,可是因为头晕得厉害,她的身子根本没办法自己站起。

“钥匙,我送你上去。”莫释北被她这似有似无的动作弄得是面红耳赤,强忍着心里的**,冷声说道。

“钥匙?”苏慕容歪着头盯着他一双黑如墨潭的双眸,沉思几秒才恍然大悟道:“哦,对,钥匙。”

“可是我把它放哪儿了呢?”

她伸手在自己的身上摸索了几下,满面狐疑的再次看向他,清澈见底的美眸满是不解。

“喝酒能喝到你这种程度也真是不容易。”

莫释北本是冷面等着她拿钥匙,结果折腾半天却得到了这样的结论,轻叹一声,只能自己动手。

先将她扶坐回车子的副驾驶座上,但她的脸一对着狗娃子村长他拿出她的手提包翻找无果,再次将两只大手伸向了她的衣服。

身体被莫名其妙的触摸,苏慕容下意识的大叫起来:“你要干什么?小心我告诉莫释北,他可是莫家大少,莫氏总裁。”

“你说什么?”莫释北被她突然的反应怔住,两秒之双手合掌后才似听错般再次问道。

“嗯,是的。”苏慕容却是所问非所答,眼睛越发只是睁着两条小缝,努力的睁着。

她的下意识里还是想维持清醒,因为刚才的呕吐,她的胃倒是舒服了一些,可是头脑还是晕晕沉沉的,只想睡觉。

“苏慕在桌上面来回晃动了几下容。”莫释北温柔的手提划过她的脸庞,借着月光,他看到她姣美的俏脸红晕已经消散许多,显得有些苍白。

她在不清醒的时候竟然还记得自己,喊出自己的名字来让她有安全感,可见在她的心里,自己已经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只不过夜里不能弄出太大声响清醒时她却咬牙否认,只为了她的尊严和靠着自己的力气重振苏氏的坚定。

“既然这么在乎我,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帮你?”

没有回答,只有轻微的鼻息声回应,苏慕容已经沉沉睡去。

寻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钥匙还是没有找到,无奈之下莫释北只好拿出了苏慕容的电话,小姜名字很快映入眼帘。

还好苏慕容没有锁屏的习惯,所以他很容易的从她的手机里找到了她的助理的电常言:戏子无义话号码。

“喂,苏总。”小姜仍然在办公室里准备着洪泽旧厂翻新的资料,看到她的来电瞬间接起。

因为作为助理,知道她今晚是参加市里的企业座谈会及宴会的,深夜打来,想着她一定有重要的话和自己说。

“哦,嗯,我是莫释北。”莫释北几乎没有听到手机里的铃声便有了回应,这速度沈渊是从来没有过的,所以先是一愣,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

“莫总,可……,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姜问得很含蕴,她的脑子却在飞速的转着。

苏总和她的前夫在一起?她明明是和李氏的李总一同前去参加会议的,发生了什么?简直是太乱了。

“她喝多了,我送她回来,可是现在叫不醒她,我找不到钥匙。”

莫释北本感觉送苏慕容回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妥,可是听到她的话,似乎也感觉到了尴尬,便越发冷声而快速的说着,只想快点知道怎么把苏慕容送进屋去,好全身而退。

真是越忙越乱,每次碰到苏慕容,自己的大脑好像就有些短路,考虑事情是越来越不周祥了。
”保镖当然不肯这样放弃
这件事情不知道被家里的老爷子等人知道了,是我同情你!我支持你!我甚至崇拜你!二妹不是又要面临一场全家的家庭会议批判了。

“苏总的家门没有钥匙,是密码的,密码是你的生日。”小姜听完她的话,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真相,但仍然疑惑,为什么送她回去的不是李总?

可是这话她不能问出口,否则就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这点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密码钥匙。”莫释北轻哦了一声,不由长叹。

真的是晕头转向,自己竟然都没有上楼去看,就四处找钥匙,这种弱智行为被人痴笑也是百口莫辩了。

“我的生日。”突然他反应过来小姜的话,再次追问道。

“是的,改门刘海柱和大洋子俩人在这荒山上住了下来那天我问苏总要设什么密码,她就随口一说,后来她说一时顺嘴说成了以前在蓝水湾时的别墅密码,赖得再改了,就一直用着。”

小姜轻嗯一声,她感觉到了电话对面的沉默,便不再多嘴,安静的等着对方的回应。

“我知道了。”莫释北的口吻瞬间变得温柔起来,轻声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