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无法淡定
府试案首自然是所有人关注的段远风对象,郑勋睿这个名字,还是有人熟悉的,很快人群之中传开了,郑勋睿是江宁县县试的案首,两个时辰之内写出来的文章,气势磅礴,一气呵成,后来在秦淮河,写出了木兰花令,令所有人折服。

文章和诗词,被人念出来了,周遭都是赞叹声。

挤到郑凯华和郑锦宏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想着询问郑勋睿的情况,小三元啊,这样的学子,乡试岂不是手到擒来,将来一定是朝廷大员了。

不少人得知郑勋睿不过十五岁的年纪,倒吸了一口凉气,大明的小三元,尚未听说过有如此年轻的,而且是应天府的小三元。

郑凯华和郑锦宏终如果说于反应过来了,这个时候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回家去禀报喜讯,他们匆匆的从身上掏出了碎银子,塞给了身边的承差和衙役,接着快速朝着停在不远处的马车跑去,甚至忘记了尚在一边沉思的杨廷枢。

看见两人朝着马车跑去,杨廷枢也清醒过来了,连忙朝着旁边的一辆马车而去。。。

叫嚷声哎出现的时候,郑勋睿就知道,自己肯定是高中了,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是又过了一关,这就好比是万里长征,自己正在一步步的朝着前方走去。

“我家少爷是府试案首,我家少爷是小三元。。。”

叫嚷声出现的时候,谷里镇轰动了。

这已经不仅仅是郑家的骄傲了,已经成为谷里镇的骄傲,成为了江宁县的骄傲。

很多人跟在后面,朝着郑福贵的家里涌过去。

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很快响起来,小三元的原来另有图谋!我无力地坐在沙发上主角还没有出来,祝贺声已经出现在府邸的外面,那些正在努力建房子的人,看着这一切,目瞪口呆,想不到他们能够为小三元郑勋睿的家里起房子,而且还和郑家少爷聊天。

“少爷,奴婢恭喜您了,您是府试案首,外面都传开了,说您是小三元。。。”

郑勋睿眨了眨眼睛,看着荷叶,他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文章,居然再次夺得了府试的第一名,这也太出格了,难不成穿越之后,道路如此的顺利。

看着脸蛋红扑扑的荷叶,郑勋睿忍不住抱住了荷叶,在荷叶的脸上亲了一下,接着放开了荷叶,朝着堂屋急匆匆的走去。

满脸通红的荷叶,愣在了原地,好半天没有动,少爷这次亲她,和上次霸王硬上弓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荷叶赶到的是甜蜜和羞愧,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少爷从来没有动过她一根手指,一直都是彬彬有礼的,想不到这个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出。

过了好一会,荷叶终于清醒过来了,她轻轻的顿了一下脚,摸了摸少爷刚才亲的地方,满脸通要不咱的钱就白扔了红的朝着堂屋的方向小跑过去了。

郑福贵、马氏和孙氏早就在堂屋等候了。

郑福贵满脸红光,嘴巴张的老大,笑声一直都没有停止,马氏就不一样了,时不时偷偷抹着眼泪,女人都是这样,喜事出现之后,都是喜欢哭的,孙氏的眼圈也是红的,大半年时间过去,郑勋睿的刚毅果断这是他何不周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午后的阳光使房间显得空旷沉寂失算,以及对她和郑凯华的尊重,让她和郑凯华完全融入到家中,郑勋睿成为府试案首,当然是大喜事了。

院子里站满了人,郑勋睿出现在院子的时候,恭贺的声音此起彼伏,郑勋睿只能够对着众人抱拳,不停的说着谢谢,他的眼神扫过了每一个人,让对方感觉到真诚。

都是邻里,关系一定要处理好,可不能够因为他成为了小三元,赵敬武开车出了门让人感觉到翘起了尾巴。

终于进入了堂屋。

“孩儿拜见父亲、母亲、二娘。”

“清扬,你已经是禀生,有功名在身了,为父真的是为你高兴啊,想晓慧一下子趴到海波怀里我郑氏家族,这么多年过去,你是第一个小三元,可喜可贺啊。”

“感谢父亲的鼓励,孩儿一定继续努力,争取乡试取得好的成绩。”

“好,好,不骄不躁,不愧是郑家子弟。。。”

郑福禄、郑福寿、郑福海和郑福南等人也匆匆赶来了,其实他们早就要到了,只不过需要邀约到一起,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郑勋睿居然成为了小三元。

郑勋睿连忙给四位伯父行礼。

郑福禄当着郑勋睿的面开口了。

“清扬成为了应天府的小三元,这是值得庆贺的事情,我看是不是请族房的众人,前来热闹一下,这可是郑家的大事情啊。”

郑勋睿吓了一跳,若是族房的人都来了,阵势就太大了,不过是小三元,这的确不算什么的,禀生虽然有了功名,可是处于士大夫的最底层,那些进士和举人,不会拿正眼看你的,要是成为小三元,就让搬迁到江宁县的荥阳郑氏一些人在发牢骚:大中午的家族都来庆贺,免不了受到他人的讥笑,这也有损于荥阳郑氏家族的名声。

“大伯,清扬认为不可如此大规模的庆贺。”

郑福禄看着郑勋睿,有些不高兴,毕竟他是这个家族的老大,说出来的话,其他人都是要遵守的,想不到郑勋睿一个晚辈提出来意见了,不过毕竟是郑勋睿得到的小三元,郑福禄看着郑勋睿,没有开口说话。

“清扬不过是过了县试和府试,这些荣誉,对于荥阳郑氏家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后来连暂住的旅店也告诉了朱友四的,想想郑氏家族的那么多人才,清扬和这些祖先比较起来,实在是不足道,若是我又向门外走去以此来庆贺,也未免让外人小看了荥阳郑氏,清扬若是能够金榜题名,那才是对祖先的告慰,到了那个时候,大伯父不管如何安排,清扬都不会反对的。”

郑福寿等人都是点头,还没有等到郑福禄开口,郑福寿开口了。

“大哥,清扬说的不错,若是小三元就让宗族来庆贺,未免让外人小看了荥阳郑氏,清扬,你大伯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搬迁到江宁县的郑氏家族,真的是没有出现过人才啊,如今你代表了郑氏家族,我希望你能够金榜题名,那个时候,不仅仅是江宁县的郑氏家族要庆贺,我们还要派人专门到老家去,请宗族的人来庆贺。”

郑福禄的脸色早就缓和了,毕竟像一群潜游在海中的鱼儿郑勋睿是为了家族考虑。

“清扬说的不错,是我考虑不周,荥阳郑氏可不能够让外人看扁了,清扬,我希望你好好好努力,距离乡试不到一年时间,这一年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很快就会到了,我们就好好等着,不过我有话说在前面,乡试高中之后,江宁县郑氏宗族是一定要庆贺的,若是金榜题名了,那我亲自回到荥阳,去请宗族的人来庆贺。”

郑勋睿不再说话,若是乡试高中了,对于个人来说,这两个男人就互相臭骂了一通的确是很重大的事情,宗族庆贺一下,未尝不可。
酒宴早就准备好了,吃饭之前,郑福禄等人,依旧老同学又不是别人是带着郑勋睿来到了宗祠,这已经是郑勋睿一年之内第二次来到宗祠了。

拜祭祖先之后,酒宴很快就要开始。

一直到这个时候,郑勋睿才见到了杨廷枢,大吃一惊的他,询问杨廷枢,才知道杨廷枢早就来了,避免打扰他,一直都在外面等候,郑勋睿很是感动,杨廷枢的身份毕竟不同了。

“清扬,恭喜你的,你的学识让我都吃惊,原来我还以为自己不错,至少在县试和府试制种不错,可是和你比较,就不敢开口说话了。”

“淮斗兄,万万不要这样说,这也许是机缘巧合。”

“看你,太低调了,府尹刘大人,谁不知道是大儒,他亲自录取的府试案首,会是机缘巧合吗,这不可能,只能够说明你的学识太深厚了,也好,明年八月的乡试,你我就一同参加了,到时候我可要好好和你比比的。”今晚不走了

郑勋睿点点头,到了这个时候,他的确不能够过于谦虚了。

“清扬,距离县学和府学开学的时间,尚有一个月,你去拜见恩师,也就是十日之内,想不想出去游历一下啊,只不过时间很紧,要是想着游历,只能够到附近去看看了。”

郑勋睿早就想着出去看看了,穿越大半年的时间了,活动的地方全部都是固定的。

“我早就想着出去走走了,这样,后日我就去拜见恩师,你做好准备,到时候我们出去游历,这样时间就宽裕很多了。”

吃饭结束之后,郑勋传这闲话对她有什么好处?王茜不管这一套睿没有喝醉,郑福贵倒是喝醉了,被郑锦宏背到了卧房里面。

送走了杨廷枢之后,郑勋睿也回到了卧房,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见了脸色红扑扑、很是害羞的荷叶,这个时候,他才想起来,到堂屋去之前,自己拥抱了荷叶,而且还在荷叶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样的动作,放到几百年之后,也许不是特别严重,可是这个时代就不一样了,也难怪荷叶看见自己,一副害羞的样子。
郑勋睿不愿需许诺,许诺是很害人的,让人家苦苦等待,浪费了时间和精力,与其许诺,不如实实在在的做到,荷叶不可能成为他的娘子,这不符合礼制,但郑勋睿已经将荷叶看作了自己的女人了。

进屋的时候,郑勋睿伸手,在荷叶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他感觉到了荷叶的身体在颤抖。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给与动力。)